字体

第九十九章 魔障(二)


  “普心,你对得起般若大师的教诲吗?你对得起吗?白秦桑和萧峰要是知道在龙池村施展阿鼻大道的妖道人是你,他们会原谅你吗?如果不是因为你,道天枢和胡兰心会被困吗?要是南疆和修真腹地大战爆发,尸横遍野,那就是拜你所赐,没有你,道天机根本无法展开他的阴谋,你助纣为虐,丧尽天良,赔的上圣僧这一称呼吗?你是妖僧?恶贯满盈的罪人!”

  “你是罪人!无法原谅!”

  “罪人!业障果报,你逃不了!”

  “罪人,你是罪人!”

  “普心你是罪人!”

  普心全身蜷缩,极为痛苦,拍着脑门,头疼欲裂。..那问罪的声音无孔不入,反反复复折磨着普心的心。他勉强爬行了几丈远,在佛像面前打坐,颤抖的右手拿着木鱼杵字,有一下每一下地敲着。他面容扭曲,念着佛门的清心咒,想要驱动心中的魔障。慢慢的,他的头疼才换了许多,念了几遍清心咒之后,抹了抹后才发觉整件内裳已经湿透了。他自嘲一声苦笑道:“报应!报应!魔障越来越厉害了!我快要受不了了!”他跪在佛像面前,疯狂地磕头,口中痛苦念叨:“佛主救我!佛主救我!”

  此时门哐的一声打开了,那走进来的人说道:“谁都救不了你!唯有你自己!”

  普心怔怔望着这人,失声道:“师傅!”

  “谁都救不了你!唯有你自己!”

  般若大师一直在观察普心的一举一动只不过普心不知道罢了,关于普心的一切般若大师其实早知道了。..般若大师没有拆穿只是希望给普心改过自新的机会,他才瞒了许多的事情没有让大家知道,爱徒心切可见一斑!

  “师傅你都知道了?”普心思索片刻,要是师傅不知道怎会在这里出现,凭师傅的眼力又有什么可以瞒得过他呢?

  “我岂能不知道?你的魔障都开始影响你的神识了,要再这么下去你的神识被魔障吞噬要走火入魔的!”般若大师面带忧色,可是却无可奈何,这魔障全因个人起心动念而起,外人只能给予开导缓解。正真要摆脱魔障唯有依靠自己,可是魔障根深蒂固极为难除,所需要的时间之长,甚至超过人的一声都未必可以做到。

  “师傅!你杀了我吧!”普心跪在地上。

  “你想以死解脱?你想过白嫣吗?你想过为师我吗?白嫣为你不惜闯上灵泓寺的山门。如今你们好不容易相聚就要抛下她离去?为师为你所做的一切皆是良苦用心,你甘心让为师承受这丧徒之痛?普心啊!你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普心惨然一笑,大悲无泪,“是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魔障夜夜缠绕着我。我已经受不了了,我摆脱不了他!”

  般若大师阿弥陀佛一声,“为师也是深深自责,十五年前普慧离开了灵泓寺,如今你受尽魔障的折磨,这全是为师的错!若是可以,为师多么希望可以为你们代过!多少年了,也不知道普慧现在过得怎么样,为师好生挂念他啊!”

  “师傅!这不是你的错,这我的错。是我的劫,怪不得谁!普慧也有普慧的劫,天意如此,岂是人力所能左右的?”

  “若欲无境,当忘其心,心忘即境空,境空即心灭!”般若大师若有所思地念了一段佛语。

  劫,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劫,都有自己的业障和果报,就算是般若大师也不例外。普心和普慧怎么就不是他的心结?般若大师为了普心,能将灵泓寺的门规弃之不顾,有意包庇,说不好听就算私心。罔顾灵泓寺的传承和尊严。这何尝不是一种无法摆脱的劫难?

  “师傅我该如何摆脱这魔障!我放不下白嫣,放不下灵泓寺,也放不下师傅!”普心捶胸嚎啕,好不凄厉!

  般若大师语重心长地说道:“恰恰相反!你要放下白嫣,放下灵泓寺,放下为师。才能摆脱魔障!”

  普心大惊,般若大师所说的与自己所想的截然相反,若是不是因为白嫣、灵泓寺和般若师傅的恩情,他早了结了自己,无脸面再活在这个世界上,愧疚自己的良心。他不解道:“我便是因为这些东西,我才苟活至今!”

  “如果你能放下白嫣,怎会心怀愧疚,听信道天机的妖言?你如果能放下灵泓寺,怎会因背叛师门而饱受良心谴责?你如果能放下为师,怎会因白嫣一时,对为师心怀怨恨和懊悔?普心你说!”般若大师改变了平常温和的形象,字字句句直逼普心,颇有质问和咄咄逼人的气势。

  这一句句话轰在他的脑海,如醍醐灌顶,越是执念,越是放不下,魔障越是根深蒂固,这个道理他怎会不懂,这是身在居中,没有般若大师这个旁人看的透彻,在般若大师说来,普心已经恍然大悟。

  普心热泪滚滚,多久了普心压抑着内心,不敢将事情告诉任何人,不断折磨自己早已千疮百孔的心灵,此刻他解脱了,因魔障而造成的头疼居然能神奇般地消失了。眼泪噼里啪啦滚落,大哭无声!

  般若大师叹息道:“不过这魔障没有那么轻易就能清除,时时刻刻都有复发的可能,还需多多警惕自己的起心动念,莫要被魔障再控制了神识!否则谁都救不了你!哪怕是为师也是束手无策!”

  “罪徒谨记恩师教诲!”

  “今夜到天明,你再念一百次清心咒吧!”

  “是!”

  般若大师缓缓走出了大门,再关上,静谧的夜里般若大师叹息的声音格外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