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十六章 白嫣


  一秒记住【 .shen】,最快更新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

  无尘等人才刚刚回到灵泓寺,般若大师一行人在山头已经看见他们。◎,萧峰和胡水笙受伤昏迷,那胡水笙白衣被血迹染红了一大片,而普慈的伤势也是不轻,站在山头的众人是触目惊心,纷纷上前忙问情况。无尘经过殊死搏斗,好不容易带着大家乘机逃脱。龙池山被兵器宗和飞仙门的势力围困,道天枢和胡兰心被束缚在困仙阵之中,形势十分危急。道天玄在场,单凭无尘的修为几番争斗下来败了阵。龙池山的阴谋,道天枢也有参与,要是道天机和道天玄两人联手,恐怕灵泓寺和云虚派加起来胜率都极为渺茫,说是蜉蝣撼树也毫不夸张。

  般若大师安排伤者速速进入禅院,替他们疗伤。普济和无尘知道后九剎浮屠塔倒塌深感震惊,那白嫣不但从九剎浮屠塔中逃脱,还若无其事地站在般若大师的身旁,众人又是一惊,直呼不可思议。

  萧峰同样经脉受损,受了内伤,大家回来的时候,白秦桑冲的最前面,直奔萧峰而去,“萧峰他怎么样了?受的伤重吗?”瞧白秦桑的模样,又急又燥,忙问背着萧峰的子钦。白嫣活了是个过来人,照面就能看出来自己的女儿动了尘心,对眼前的这个少年多有用情,一副心如刀绞的心疼模样。

  般若大师替普慈把脉,眉头一紧,“速速带他来正殿!”普慈受的内伤最重,般若大师急切的口吻大家已经猜了出来,心绪纷纷揪了起来,只盼普慈不会有什么大碍。正殿的空间最是宽大。般若大师直接将几个禅垫拼在一起,众人把普慈放在了禅垫之上。般若大师眉头紧皱。真气汇聚掌心,打入普慈的后背。普慈的周身一时金光飞舞缭绕了起来,正疏通着他受损的经脉。因般若大师出手,众人悬着的心多少放了下来。

  胡水笙主要是受了外伤,失血过多导致了昏迷,需要脱衣敷伤口,眼下多是男子极为不方便,于是白嫣将女儿白秦桑喊了过来,让她一同帮忙,她才念念不舍离开萧峰的左右。可神色和情绪全被萧峰牵着走,整个心都在他的身上。白嫣、云瑶和白秦桑带胡水笙去了单独的房间,饶是白秦桑见胡水笙的模样微微有些醋意,可人命关天,胡水笙又是萧峰的师傅,白秦桑如何都会尽心竭力配合。

  这一折腾就到了晚上。胡水笙敷完伤口直接让她躺在床上修养,全部退了出来,前往正殿去看看其他人怎么样了。白秦桑早按耐不住,比子钦云瑶的速度还快奔向了正殿。大步直走,甚至动用了真气,呼啸生风,直接略过了子钦和云瑶。将他们远远甩在身后。

  云瑶羡慕道:“萧峰可真有福气!”

  子钦怔怔望着白秦桑离去,羡慕道:“我真羡慕萧兄弟!”

  “羡慕?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云瑶冷哼一声道。

  “身在福中不知福!”子钦望向云瑶,瞧她脸色微微发红。扭开了脸,一副尴尬害羞的模样。子钦不知所以。想问问她这身在福中不知福是个什么意思。

  这时白嫣却来到了他们身旁,问道:“秦桑是对萧兄弟有男女之心?”白嫣一时不知道怎么称呼萧峰会比较合适。就学着子钦云瑶那样去喊,也拉近些关系。

  她们两人转过身,看见白嫣就站在她们身后,尽在三尺之间,她面带微笑,清丽的模样中带着一丝高贵,与白秦桑的妩媚相比,白嫣更像是海棠花,翩翩然洒脱不拘,超逸绝俗。她们眼中一亮,白嫣的模样比白秦桑有过之无不及,而后又觉得白秦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实在是各有千秋风华,难以比较啊。

  她们两人犯难了,不知道该怎么向白嫣去说。白秦桑是白嫣的女儿,关心自己女儿的事情实属应该。可是白嫣是狐族的神女,狐族有规矩说狐女不得与人族男子藕断丝连,否则处以极刑。一来她们不知道白嫣的性情,要是说坏了让白嫣觉得白秦桑和萧峰在一起是孽缘,岂不是活活拆散了他们?另一方面,难保白嫣不是遵循狐族的教法,只要透露一点苗头,白嫣就会横加干涉。不过白嫣既然敢于闯上灵泓寺的山门,抛弃狐族的信仰,去找自己心爱之人,料她是个开明的人,她们心中对白嫣是既钦佩又祭坛。毕竟,白嫣是兽族统领,修为高深莫测,她的起心动念都几乎决定了世界的割据,他们哪敢多说什么。

  白嫣猜出了她们两人的心思,而且日后南疆和修真腹地的事情也要劳烦到她们的师傅无尘道长,于是展现了自己亲和力的一面,柔声道:“两位误会了!我身为秦桑的母亲,对秦桑的事情自然比较在意,若是秦桑当真喜欢你们的萧兄弟,我不但不会反对,而且还会大力支持。南疆势力与修真腹地敌意极深,要是秦桑以兽族圣女的身份嫁给人族一个少年也不是不可能。”

  两人大吃一惊,这分明是冒天下之大不违,修真腹地的那些正道宗门干涉不说,南疆势力也根本不会同意此举,就直接违逆了白嫣所在的狐族门规。

  “我不会反对秦桑的选择,但是我多少会在意她选择的那人心性如何,是否会好好照顾我女儿,这才是我关心的!你们一定诧异为何九剎浮屠塔会倒塌,般若大师为何不再困住我!虽然我曾经是兽族统领,但不代表我一定继承仇恨。其实,我并不愿看到南疆与修真腹地这样永无宁日,一旦大战爆发又是血流成河,哀鸿遍野。这冤冤相报,没有终止的那一天,反而越来越深。你们觉得这天下最厉害的一样东西是什么?”

  两人面面相觑,无非是那些神通功法和天剑神兵。然而白嫣说的话让她们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白嫣说道:“这天底下最厉害的一样东西,既不是神兵,也不是功法,而是爱情!我甘愿受到灵泓寺的镇压,放弃神女之位,也要去找他。胡兰心甘愿违背她父亲鬼赫的意思,放弃药王山谷主之位,也要取找他,这个他是一个人,也是爱情。唯有爱,可以消除成见,排除万难,都倒愿意让秦桑嫁给人族,以示我修好之心。我知道一定会有很多人反对,越是如此越有这个必要,越是反对越是要修好不是吗?”

  白嫣继续道:“数千年来,两地的纷争不断,遭殃的都是无辜的苍生,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不愿意做这神女很大程度是在于良知。在仇恨面前是没有是非黑白和对错可言的,修真腹地有错吗?南疆有错吗?还不是彼此相互仇视,抹黑对方?正和邪,看是用什么角度来看了,山有阴阳两坡,手有面背之别,同样的不论是人还是势力,一旦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都是善恶和正邪的结合,哪有那么纯粹的正和邪?常言道虎毒还不食子,不就是这个道理吗?”

  子钦和云瑶如醍醐灌顶,若是人人有白嫣这样的胸怀和眼界,世上哪会有那么多的争斗。

  “灵泓寺一直以来都不干涉修真腹地和南疆之间的事情,几乎都是以中间人的身份,隔离两地,避免了两地的纷争,可是谁能想到道天机胆大妄为,血洗灵泓寺,为熄灭九剎浮屠塔的阵法之源不择手段。他的狼子野心极为明显,无非就是企图挑拨南疆势力和修真腹地的全面战斗,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势力开展,首当其冲的必是他飞仙门,他就不怕飞仙门元气大伤甚至覆灭吗?他对自己的实力未免太有信心了吧?”

  子钦云瑶随她们师傅无尘道长前往龙池山,飞仙门的嘴脸她们看在眼里,对白嫣的这般说法凭良心而言确实如此。虽说南疆在修真腹地成为异教,但是从跟白秦桑和胡水笙的接触过程中,其实南疆也是有好人的。当然,苗千儿所代表的蛊苗就不敢苟同,印象上就并不好,估计那蛊苗是巴不得开战呢。

  白嫣忽然觉得自己会不会说多了,毕竟和子钦云瑶第一次见面,而且她们两个是修真腹地的人,白嫣这样说修真腹地如何对得住她们两?白嫣抱歉道:“言多必失!若有片面之处还请多多谅解!”

  子钦作揖道:“前辈所言极是,飞仙门所作所为有过之无不及,他们围困天枢道长,用尽权谋,就是想要夺取惊虹剑和惊虹剑歌,简直抹黑了正道的脸面。”

  云瑶点点头,“我们都不赞成飞仙门的行事风格,一切事情还是等大家都坐下来后从长计议!”很多事情不是云瑶和子钦所能决定的,他们知道白嫣所言不无道理,但是也师傅和灵泓寺主持般若大师的意思。云瑶话锋一转道:“秦桑姑娘心地善良,我们都很是喜欢。她对萧兄弟确实有少女心思,而萧兄弟为道义之辈,对我和子钦更是有救命之恩。至于他对秦桑姑娘,我们看的出来也是用情至深。云瑶所言难保有一面之词,前辈可多多观察,自然有分晓。秦桑姑娘已经赶到正殿,不如我们现在也过去看看。”

  白嫣摆了一个手势,“请!”这让子钦和云瑶受宠若惊,堂堂神女待人都如此礼貌有加,远胜飞仙门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千千万,她们不由对白嫣更加钦佩和尊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