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十六章 大力的工作


  陪同赵大力一起来的是好几个警卫队的成员,警卫队副队长也是一脸喜色的对赵大力说道:“大力哥,咱们这次征了这么多,算是完成任务了吧?”

  “如果到时候该怎么办?”

  赵大力冷笑道:“怎么办?上头已经交代了,我们做好宣传和纳税工作,如果有些恶意违抗的话我们就负责警告,对方若是冥顽不灵,等时限一过,要么是乡勇团要么是你们警卫队就要去拿人了,没有粮食和钱财纳税没关系,以工代税也可以,张先生仁慈肯定不会搞什么私刑什么的。”

  “以工代税?”

  “没错,农忙之后将要启动大项目,需要许多苦力,那些没钱纳税的就过去帮忙,包吃住,一月工钱一两,待遇还是很好的。这是没钱纳税的,若是有钱而拒绝纳税的也会被抓去强制劳作,可能还会受到一些惩罚。”

  “原来如此,嘿嘿,大力哥等纳税工作完成就是大功一件啊,指不定就要升官发财了,以后可要提携提携小弟啊。”

  大力读过几年书,原本是第一农垦公司的员工,后来被发掘出来分配到财政部,财政部可是十部里面除了军部之外最厉害的部门了,甚至连政治部都要被压了一头,首先财政部管的是财政,不管是谁的,哪怕是军部的拨款都要经过财政部,而且财政部还负责监督审查,权利非常大。其次财政部的部长是大名鼎鼎的“铁娘子”,这铁娘子本来是张先生的侍女,深得张先生的信任,在永安村中没有人敢不给她面子的,财政部早先只有铁娘子一人,不过现在人员倒是多了几个,其中赵大力就是负责征税这一块的。

  赵大力脸上有些得意,不过还是十分谦虚得说道:“曹兄弟可别开我玩笑了,什么升官发财啊,我做的不过是自己的本职工作,而且曹兄弟可是副队长,级别比我高得多了,要提携也是曹兄弟提携我才对。我们这一个月估计有的忙了,这一个多月就要仰仗曹兄弟多多帮忙了。”

  “不敢当,不敢当。”曹副队急忙摆手,警卫队虽然看起来十分霸气,也是属于十部的一员,但他们却感觉自己得不到张先生的重视,不说别的,就跟军部相比,两者的待遇也非常大。

  “对了,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大力问道。

  “我是知道一些,张先生让陈连长跟老村子去跟县里的老爷商量赋税的事情,不过县令似乎不高兴,最后还闹翻了,陈连长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可谓是嫉恶如仇,当场就爆发了,虽然县令老爷没有怎么样,但是其他衙役好像被揍了个遍,他们可是带了两百个人呢,最后不知道怎么的县令老爷就答应下来,由四村一镇统一征税。”

  赵大力叹了口气道:“原来如此,张先生的胆子也太大了……不过也难怪,张先生拥有移山填海的本事,就算皇帝来了也可以不给面子,更不用说小小的县令了。”

  “大力哥,你说张先生最后是不是要……攻战天下?”

  赵大力眉头一挑,急忙说道:“慎言,这种事情咱们就不需要管了,只要做好咱们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对,你说得对。对了,听说张先生在农忙之后之后准备举行一次考试,这次学堂的毕业生分配有什么说道没?说来惭愧,我们警卫部虽然是十部之一,但是除了队长认识几个字之外其他人都是文盲大老粗,所以不知道这次有没有可能给我们分配一个毕业生啊?”

  赵大力无奈道:“我说老哥啊,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打听得到,不过识字的孩子就是一块宝,这次毕业的人数应该比较多,你向张先生申请一下,应该能分配一个过来。”

  “您说的也是,不过话说回来这学堂的学习真的很快啊,不到一年就能识字了,这速度比蒙学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之前曾经听张先生说起过这事,孩子的识字速度很快一个原因是因为‘拼音教学法’,还有一个就是孩子们非常勤奋,不过毕业快的也就那些头脑比较灵活的人而已,我听说有了孩子几个月就申请跳级跳到三年级了,而第一批入学的孩子还有个别待在一年级了,这学习也是需要看天赋的。”

  “确实如此,那个跳级的孩子我也听说了,好像是来自石鼓镇的一个孩子,特别聪明,整个学堂也就只有他申请跳级,并且成功的。”

  “那孩子我见过一次,确实是个读书的好苗子,如果学儒学,考科举,说不定能考个童生,甚至是秀才呢。”

  “说到读书人我突然想起来,那石鼓镇的士绅需要纳税吗?今天好像一个都没有看到。”

  赵大力沉默下来了,他有些不确定得说道:“按照惯例,士绅是不需要纳税的,这是读书人的特权,但是张先生的意思是所有人,只要家里占有田地的人都需要纳税,算了,回去之后我还是找张先生求证一下吧,我感觉张先生对那些士绅没有什么好感,我看啊,那些人十有**不能免俗。”

  赵大力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以前他就没少受那些士绅的剥削,虽然谈不上什么深仇大恨,但是他对那些士绅也是一点好感没有,如果能看对这些人吃瘪他自然乐意之至。

  张宇并没有什么尊崇儒道的意思,学堂里的启蒙虽然带有儒学的一些内容,但非常少,有些人比如梁非凡就曾经说过这样的问题,但是却被张宇无情的拒绝了。儒学也是有用处的,但是现在张宇更希望看到的是科学和技术,儒学就用来修身养性好了,它可以作为语文的一部分,但不能作为语文的主体,更不可能成为学堂的主体。

  作为一个传统的读书人,梁非凡甚至带了几个人上书了好几次,但是每一次都被张宇无情拒绝了,久而久之梁非凡也就听之任之,张宇决定的事情很少有人能够拉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