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卷第三十五章


  “站住!你这卑鄙之徒!”公爵大叫一声,抬脚就追。●⌒頂點小說,

  身为皇族的一份子,斯维斯。赫本自小就娇生惯养,虽然在父亲去世后生活多有凶险,但那份身为皇族的骄傲已经融入他身体里每一滴血液中,日常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力求完美。试问,身份娇贵、武技出众、头脑敏捷的他,什么时候被人阴过?而且还是打脸……

  科恩耍赖皮打出的这两拳,是真把斯维斯公爵的怒气给打出来了,可怜的斯维斯已经一年多没有动过气,此时提剑在手紧追不舍,眼睛里喷涌着熊熊怒火,这说明他已经陷入了难得一见的暴走状态。天堂和仙尼亚为防不测,也赶紧追了上去。

  哈哈大笑中,科恩上了房顶,心情舒畅的他在空中尽情的炫耀着自己的各种腾空技巧,后面的斯维斯公爵一声不吭,以最实用的身法猛追不舍,偶尔一次追上科恩,交手时都是斗气横飞,他们俩倒是不要紧,但激斗处的房屋就倒了大霉,轰响声中,基本上是片瓦不存。

  先前两人动手的地方属于镇子外围,房屋业主没有什么身份,对这些破坏也只能忍气吞声,但科恩这时却带着斯维斯公爵冲向镇中,那里的房屋所有者都是有后台的土豪,平日作威作福都习惯了,况且这里是没什么王法的神魔分界线,哪里忍得下有人在头上飞来飞去!

  于是镇长一声令下,蝮蛇镇里警钟长鸣。这就预示着事情……终于大条了。

  几个魔法师升上天空,手中发出束束黑色光带。射向飞速移动中的科恩和斯维斯公爵。这种黑色光带没有任何杀伤力。只是给其他人指明目标。追在后面的天堂和仙尼亚小姐也各被一束黑光指着。就连晕在地上的小个子武士也没遗漏。

  尔后,一群群武士从镇子各处涌出,手持武器上了房顶,叫喊着向“入侵者”围过来。从他们的行动中可以看出,这些人都是受过训练的私人武装,虽然无法抵抗军队,但对付一般的流寇是没问题的。

  这些流浪武士眼中可没有什么武士的传统和道德,他们的收入是和工作联系上的。最先陷入重围的是仙尼亚小姐,她丢失了自己的武器,抢过一支长枪又用得不怎么顺手,要抵御十来个人的进攻相当吃力。天堂啸叫一声回身援助,虽然一时减轻了仙尼亚的压力,但两个人却被更多的人围住。

  “当”的一声,科恩和斯维斯公爵在空中错身而过,脚尖还未踏到屋顶,已经各自把几个意图偷袭的武士劈下去,然后转身再力拼一招。散乱的斗气四下激射,三名刚刚冲上来的武士来不及躲避。惨叫声中满身鲜血的滚下房顶。剩下的人魂飞魄散,不敢再靠近。

  “暂──停!”毫无预兆的,科恩一声大叫收了刀。

  “又想干什么!”斯维斯公爵脸上顶着两个乌黑的眼眶,咬牙切齿的问,“又想耍花样?”

  “不要心急嘛!没想到你一表人才却是个急性子。”科恩先探头探脑的向下面街道瞄了一眼,然后回头对斯维斯公爵说:“那三个家伙还没爬起来……我们好像杀人了哦!怎么办?”

  “不知道!”斯维斯公爵怒火中烧,手中长剑斗气充盈,“分出输赢再说!”

  “那他们呢?你也不知道吗?”科恩伸手指了指在远处苦战中的天堂和仙尼亚,一脸的悲切表情,“等我们分出胜负,你的同伴可能就要入土为安了,他们可都是如花的年纪啊!”

  可以不考虑自己的安危,但天堂和仙尼亚的安全却不得不考虑一下,被怒火冲昏头脑的斯维斯公爵醒悟过来,不想再跟科恩动手,冷哼一声抽剑就走。但是科恩一个纵身从他头上掠过,落下时横刀挡在斯维斯公爵前进的路线上。

  “你想怎样!”斯维斯公爵又气又急,失去了平日荣辱不惊的气度,因为几天的尾随,仙尼亚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已经改变了不少,至少他知道了仙尼亚的任性娇蛮是有原因的。

  “现在才想收手,可没那么便宜。”科恩摆了一个自认为最帅的造型,“说,你错了没有?”

  斯维斯公爵不再说话,只把眼睛轻轻闭上,然后缓缓吸了一口气,再睁开时目光变得非常清澄,手里的剑慢慢上举,最后指着面前这个无良地痞,竟然是一副拚命的架势。

  “跟你开玩笑的,不要这么认真嘛!其实我只是想问问你,要不要我帮忙?我是一个很热心的人。”科恩呵呵傻笑,把紧张的气氛松弛下来,之后回转身体丢出手里的长刀,长刀怪异的在空中翻转着,无声无息的插到一名想偷袭仙尼亚的武士胸上。

  一蓬血珠飞洒而出,那武士缓缓跪倒在仙尼亚脚下。仙尼亚毫不犹豫的丢枪拔刀,一刀逼退接着冲上来的武士。

  仙尼亚抢回主动,间接缓和了科恩与斯维斯公爵之间的紧张气氛。

  “我想到了一个既能解救你的朋友,又能让我们分出胜负的办法。你要听听看吗?”耍了帅的科恩微微一笑,反手从披风后掏出一个长长的布包,“很简单,只打断这些武士的手脚,不伤他们的小命,打完了再来数,自然就分出高下了……怎么样,接受吗?”

  斯维斯公爵没有回答,纵身飞掠,所过之处一路血光,十来个武士被他弄断了手脚。

  “真是的,这么大了还耍小孩子脾气。”科恩慢腾腾的取出布包里的直脊长刀,腾空而起,一个斜掠下了街道,也加入竞赛之中,手上没闲着,他嘴里还气死人不赔命的点着人头,“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蝮蛇镇的武士们今天可是倒了大霉,在一声声骨裂声中。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了下去。倒在街上的满地打滚。挂在墙头的不住哀号。跌进房里的灰头土脸,卡在树上的要死不活,虽然没有战场血腥,但场面却比一场战斗乱得多。

  到最后,已经没有人敢围攻天堂和仙尼亚小姐,反倒是两个竞赛中的恶劣男子在追杀这些武士。用来看家护院的武士能有多好的功夫?不过就是依仗人多打打落水狗而已,一遇到真正的高手就只有望风而逃,只恨自己少生了一双腿……

  十几个好骼膊好腿的武士四处乱窜以求躲避这两个煞星。却慌不择路的钻进一个小胡同,科恩与斯维斯公爵一人堵住了一头,劈里啪啦的打了个痛快。当最后一个人被打倒之后一点算,结果却是彼此击倒的人数一样多。

  这两位都是心高气傲的人物,又是谁也不服谁,大家以凶悍的目光对视片刻之够,决定要再打一场,但周围已经没有武士了,两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望向镇子中心的那座高塔──里面有大人物,保护他的武士应该不少!

  从今以后。蝮蛇镇的居民应该明白一点,最可怕的人不是带着杀气的武士。也不是傻里傻气的贵族,而是那种成年了还带着孩子气的贵族武士……看看这两个家伙干的好事,跟斗气的孩子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