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卷第二十章


  “这是科恩。※%頂※%点※%小※%说,凯达身上的谜团之一。一个人耍流氓手段骗骗老百姓还可以,但要耍到从普通士兵到贵族官员,乃至光明神殿都对他当皇帝没有异议的话,那他一定是天下第一的流氓。”公爵摇了摇头:“而事实上,光明神殿是容忍不下一个流氓的,所以他不是流氓。”

  “那他……”这回说话的是仙尼亚小姐:“传说中他做的坏事都是假的吗?”

  “坏事?哪些坏事?”

  “他嗜杀、他好女色、他行为恶劣……”仙尼亚一脸鄙夷的扳著指头:“太多了。”

  “这是魔殿的宣传,既然是宣传,就不可避免的会有渲染的成分。如果我们也把这个人当成一个粗鲁的莽夫,那将会非常危险。”斯维斯正色说:“我曾经研究了这个人的一切资料,从他进入斯比亚皇家学院到登基前夕,他表现出来的东西让我越来越惊讶。”

  “你的研究有结果吗?”仙尼亚小姐凑过脑袋,一脸的好奇。

  “他是个很聪明的人,处理事情不喜欢绕弯,近些时间的政治手腕也越来越纯熟。所谓的流氓只不过是他用来掩盖自己的一层迷雾。”公爵淡淡的说:“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科恩。凯达小时候是个乖宝宝,既聪明又善良,除了不喜欢读书之外,他几乎是个完美的人。”

  “不会吧?”仙尼亚小姐哀叹一声,眼角竟然有泪光闪动:“几十万魔属联军不会败给一个乖宝宝吧?!我们的士兵们好惨,没有一个活下来。就连俘虏都被砍去手脚。我有好几个朋友都死去了……”

  “那是战争。如果是科恩。凯达兵败,说不定下场还要更悲惨。也就是那场战争为魔属联军上下敲响了警钟,我们太倦怠了。”斯维斯用温柔的眼神看著流泪的仙尼亚:“逝者已成过去,你别太伤心。对了,那场战争并不是没有人活下来。”

  “有人存活?”爱丽小姐疑惑的问:“可是魔殿说……”

  “我已经说过了,那是宣传。”公爵摇摇头:“科恩。凯达只是尽到了他的责任,从这一点上看,他是个非常出色的人。”

  “公爵大人是第一次称赞人呢!而且是敌人。”

  “虽然是敌手。但我得承认科恩。凯达的优秀,这能帮助我认清他、打败他。”公爵微微一笑,显露出一股发自内心的骄傲:“没错,我们是输了一次,但我们还没有懦弱到不敢公正评价一个人的地步。”

  “换个话题好了。”看到气氛不是太好,爱丽小姐微笑著问:“仙尼亚,你刚才遇到谁啦?”

  “啊!一个在魔殿学习的小毛头,他的导师是吸血族的,所以他打架的时候只会逃跑。”仙尼亚小姐少见的明白事理起来,极力配合爱丽:“他说他是跟著吸血族导师去特拉法帝国的。像是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大事?”斯维斯皱了皱眉头:“特拉法帝国近期不应该发生什么大事。”

  “应该是吸血族的事,可那小混蛋无论我怎么威胁都不肯吐露秘密。”仙尼亚小姐冷哼一声:“我们跟过去看看怎么样?说不定很好玩哦!”

  “不行。我要负责你的安全。”斯维斯公爵态度坚决的说:“我不允许。”

  “不去就不去嘛!”仙尼亚别过头去:“干嘛这么凶。”神属联盟,斯比亚帝国,圣都。

  拿著一杯酒,塞维克。兰度走到了房门外,房间里的气氛太沉闷,他要从那个繁杂的环境中离开一下才行,不然整个人都要疯掉。来到走廊上,看到四下无人,他收起一贯油滑浪荡的表情,陷入与他年纪绝不相称的沉思之中。

  事实上,塞维克。兰度是一个聪明的人,他身上具备相近年纪贵族无法具备的手腕和智慧。一直以来,他在人前人后扮演著一个浪荡贵族的角色,谁要是被他扮演出来的笨拙假象迷惑,那么就会像房间里那些使者一样结局堪忧。

  但要扮演好这样一个角色,却又是很辛苦的一件事。

  他是波塔帝国现任太子的表弟,也是这代皇族外戚中不多的男性之一,家族的政治现状决定了他跟太子拴在一条绳子上的命运……要在帝国权利斗争的中心存活下来不是一件容易事,太子顺利当上皇帝,他就能平安富贵;如果太子短命,他也不会长寿。

  在这样的政治争斗下,他和太子唯一的优势,不过就是拥有一个太子的身分而已,别的什么都没有。就像这次,皇帝把斯比亚的事交给太子,太子手下的弄臣虽多却无人可以胜任,最后只好让他出马──如果不是他一向装疯卖傻,跟乞丐喝酒、跟流氓赌钱,那些敌对的大臣们才不会放心让他来。

  身处窘境的太子期望他能立下足够的功勋,好以此换取皇帝对自己的重视。正是在这样巨大的压力下,塞维克。兰度把科恩。凯达无故失踪的事情抖了出来……目前看来,身边没有人能帮他,整出戏都得他一个人来唱。

  消息披露之后,各国使者们已经忙乱了好几天,到今天晚饭聚会时共有五个帝国的使者没有去大厅。他们全都聚集在塞维克。兰度身后的房间中,秘密安排著下一步的计划。因为使者中有人自恃神恩深厚,一向刚愎,而且近段时间还跟斯比亚眉来眼去,所以就被他们排斥在外。

  至于另一个刚来的家伙嘛……他的帝国国小财微,本人还是个替补的软蛋,不叫也罢。

  科恩。凯达突然带著手下全部重要将领外出,这显然不是小事情。但除了知道科恩陛下的大致去向之外,使者们手上并没有更多的资料可供推断。好在奥马图使者在今天下午查出斯比亚军队并没有大规模的调动,这才让大家松了一口气。

  战争威胁一消散。大家心里就升起一个疑问。科恩。凯达究竟在干什么?所有人都知道这流氓是个急功近利的人。肯让他在百忙之中侧目关注的事情一定非常重要,而且这件事情被掩盖的这么严实,里面肯定有蹊跷。

  “这件事情小不了!很可能关系到大家的利益,我认为应该查下去。”透过窗户,塞维克。兰度听到某位使者正低声但口气强硬的说著自己的看法:“查出来之后,不是一国得利,结果对各国都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