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卷i十八掌


  “武技说不上是多大的优点,那视个人资质所决定。∑頂點小說,”皇妃以少有的郑重语气说:“将军也不用太在意这点,那只是一种手段,就像是传说中的英雄一样,武技也可以用来守护族人。”

  “这件事……我不一定能做得下去。”不知是为什么,弗雷奥的话里第一次有了明显的停顿:“我虽然留了下来,但我自己也不清楚能在这里待多久。”

  “弗雷奥将军觉得对未来迷惘吗?”皇妃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里闪著光。

  弗雷奥没有回答,事实上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皇妃的话让他大伤脑筋。

  “真好,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将军是一个没有私人情感的人,现在总算知道你也有一般人的烦恼了。”温丝丽皇妃笑意盈盈的说:“不但是将军对未来感到迷惘,我们也一样啊!就算是夫君那样的人,也一定在迷惘吧?能掌握眼前的生活已经不容易了,更何况未来?”

  “这么说来,我还不算异类。”一丝笑容在弗雷奥脸上出现,虽然短暂,却让与之对话的皇妃心喜:“在这个帝国里,怪异的人只有那个家伙吧?”

  “将军的话没错,到目前为止我们只发现了这么一个怪人。”皇妃整理了一下被晚风吹开的裙带:“不过比将军更可悲的是,我们爱上这家伙了,这亦妻亦友的关系真让人心焦。”

  “皇妃不用焦急。”弗雷奥回答说:“看得出来,他很在乎你们。”

  “正因为清楚这点,我们才会爱上他。虽然在很多事情上。他的表现都让人觉得……不妥。”皇妃轻声说:“但感情是件很奇妙的事情。我们愿意为他付出。将军你呢?曾有过心仪的女子吗?”

  “我?从没有过,也不想有。”弗雷奥摇摇头:“所以我无法理解这样的感情。”

  “将军,这不是想不想的问题,感情这事,往往是无声无息的来临,人是无法与之抗衡的。”身为精灵的温丝丽皇妃与其他女人不同,她从来不掩饰自己,就算是笑。也是落落大方的笑,不会用什么来掩著嘴:“到那个时候,将军自己就能了解到。”

  “至少近期不会。”弗雷奥想了想:“我该庆幸。”

  “虽然将军目前没有心仪的对象,但却能感受到别人的爱情呢!”温丝丽皇妃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可能就在现在。”

  弗雷奥心里一惊,不知皇妃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是一个出类拔萃的杀手,但其他方面嘛……就不怎么灵光了,特别在某些事情上可以说是毫无招架之力。

  “就像我刚才所说,我爱自己的夫君,我爱夫君的亲人。我要确定夫君不会受到伤害……所以我想问将军几个问题。”皇妃站了起来,虽然所面对的是一个无人能比的杀手。但她脸上的表情却很坚毅:“夫君在其他三位姐妹那里,他并不知道我在做什么,这是我们几位姐妹的问题……如果有冒犯将军的地方,还请将军原谅。”

  “皇妃请问。”

  “这些日子以来,将军也清楚我夫君是个怎么样的人了吧?他手里紧握著的是整个帝国的命运,数千万民众的生命。既定的国策已经开始施行,不可能再回头,如果失去了他,会是什么命运在等待这个帝国和民众?抛开这些不谈,我也不能允许夫君受到伤害。”晚风吹过,扬起温丝丽皇妃的裙边:“请将军告诉我,您是否会伤害我夫君?”

  “伤害?”弗雷奥呆了呆:“你所指的是……我会不会杀他?”

  “可以这样理解。”

  “要杀他的话,机会很多。”弗雷奥出人意料的笑笑:“可我想不到有什么理由对他挥剑。”

  “谢谢将军的回答,我的心可以放下一大半了。”皇妃缓了一口气:“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将军留下呢?将军当天的去意很坚决……请不要怀疑,我们很高兴将军能留下来,只是想不到原因而已。”

  “具体原因我也说不上来,或者就是因为对未来的迷茫……并不是完全因为他的挽留。”

  “能告诉我具体原因吗?”

  “不能。”

  “谢谢将军的回答,我已经没有问题了。”温丝丽皇妃再次露出笑容:“这件事,请不要告诉其他人好吗?”

  “当然。”弗雷奥抱起双手:“不过皇妃,你对这样的答案满意?”

  “虽然不是很详细,但听到将军不会对夫君不利,我已经很满足了。”

  “皇妃相信我的话?”

  “为什么不相信呢?”温丝丽轻声说:“将军有什么理由要对我说谎话?”

  皇妃的话一出口,弗雷奥心里一阵没来由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