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五章 剑堂弟子


  

  叶峤疑惑的向山涧下望了望,奇险的峭壁之下便是云雾一片,遮住了涧下的景象,但仍隐隐是听见了流水的声音。危崖突兀,沟壑纵横,雄浑的云海之下又传来了一声兽啼。悲怆的声腔从下面幽幽传来,让叶峤内心波动,一股莫名的伤感涌了上来,渐渐的,心痛的叶峤有些无力的瘫倒在了悬崖边上。

  叶峤悲悲的说道:“老蛇你听,下面的那头野兽多可怜啊,我们去救他吧!”

  说完,便是爬了起来慢慢的移到峭壁前竟真的要攀爬下去了。

  老蛇见事情不对,它的定性远比叶峤要深厚的多,寻常野兽绝非不会叫出如此伤人心扉的啼叫,而且这叫声更是透着古怪,叶峤正是这样悄悄地被感染了,竟真的要去解救它。老蛇活过悠长岁月,对于这个世界的奇兽异人所见甚多,残酷的弱肉强食法则让它处处谨慎,所以它认定崖下的那头野兽必定不会单纯的在悲鸣,眼看叶峤着了它的道竟傻傻的下崖,连忙用身体紧紧缠住了他的双腿,阻止他莫干傻事。

  被老蛇缠住了双腿的叶峤摔倒在地,但他根本没有理会腿上的老蛇,而是内心悲怆不已,心中听到了某种呼喊,竟一味的匍匐爬了过去。老蛇无法,张开了嘴,对着叶峤的脚踝咬伤了一口,剧烈的疼痛总算是让叶峤清醒了过来,大叫一声,转头看见了紧紧咬住自己的老蛇,喊道:“老蛇,你在干什么,痛死我了!”

  逐渐恢复了神识的叶峤一瘸一拐的回到了枫树底下,心有余悸地看了眼前方的山崖。他只记得刚刚一声悲伤的啼叫,而后便感到了心痛无比,同时耳边一个声音在呼唤他“救救我,救救我。”再然后,他就完全没了意识。

  “应该是某种幻术,暂时不知道这下面是人还是妖,不过你现在的境界还是不要去招惹了。”老蛇说道。

  叶峤简单的涂抹了些伤药,简简单单的包扎下,心中埋怨了会老蛇怎么下口这么狠,已经无心在去那里一探究竟了。

  叶峤望了望西斜的太阳,扶着树站起身来,说道:“这里这么古怪,咱们快走吧。”

  一声破空吼声又冲了上来,破开层层云障,直抵天穹,多在山崖处歇息的百鸟立刻惊飞而去,竟不敢多做一息停留。叶峤一人一蛇有些惊恐,还是早早溜走为妙。

  忽然远处一声长啸,磅礴的气势冲着叶峤便来了,叶峤还未来得及做一丝反应,那人就已落在了他的前面。

  一位中年摸样的男子御剑而来,不似白仞、相柳等人的仙风道骨,却多了几分的厚朴粗犷之感。值得一提的便是此人生的一张极为方正的大脸,浓眉怒目,威严之气十足。叶峤有些气虚,站在此人面前竟会不由自主的少了一分底气,想着要不要偷偷溜走。

  就在叶峤踌躇时,远方天际处又是飞来几道流光,又是几人破空而来。几人皆一袭剑袍,长剑伴身,脸上多是沧桑之气。

  几人落下,齐齐向前方方脸男人叩首:“衡延师叔。”

  衡延微微点头,睁大圆目,向着叶峤问道:“你是哪峰的弟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男子声音雄浑,似有雷霆轰隆,叶峤面色难看,估摸不定眼前这男子是何身份,便老老实实的回答:“这位前辈,晚辈是灵药房弟子。”

  “灵药房?”男子眼睛微转,稍有疑惑,似乎对灵药房这个名称很陌生,想了又想,才想到了什么,再次问道:“是外门的灵药房?你是外门的弟子?”

  叶峤这下知道了,原来这几位是内门人啊。

  现在叶峤身前的这几位皆裹挟着肃杀的气息,与之前大比在看台上的那几位很不一样,这倒是让叶峤眼前一亮。

  又一会儿,远处又是传来了飞剑破空之声,只见天穹一方又飞来了几柄长剑,几人长衫飘飘,眼神凌冽,拜见了衡延后便挺立一侧,纪律分明。

  叶峤看的好奇,这些内门弟子到底是什么人,气势磅礴,为何会给人一种战场厮杀的骁将的感觉。

  那位衡延摆手道:“小子,你赶紧走,这里是内门禁地,你们外门别再这里添乱!”

  衡延说话时气势逼人,压迫的别人不得不遵从他的命令。果真是将领啊!

  叶峤自知这些人是要做某些重要的事情的,而且还很有可能与下面那怪兽有关,那么自己肯定不会被允许留在这里的,所以还是识趣的下山了。藏在叶峤衣袖里的老蛇探出了一个小小的蛇头,望了望那边的衡延,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峤渐渐离开了山崖,衡延确定了周围再没有闲人了,抽出了自己的身后一柄方正长剑,走前了几步。其余人皆执剑跟随,来到了崖边,列成一列。衡延手中长剑方正无锋,剑身刻满了复杂的金文,稍稍一挥,山风尽乱。

  衡延喊道:“剑堂弟子!”

  “在!”

  “随我下去!”

  说完,衡延直直飞身跃下,一干弟子也紧随其后,虽未有任何的招式真元露出,但强大无比的剑势就此开始破开了云雾,呼啸着直刺最下方的寒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