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章 真正的横断山河


  

  随着惊天一剑落下,兽群仓皇逃窜,叶峤跑了下来,向白衣男子叩拜道:“谢前辈。”

  白衣男子挑了挑眉道:“你是外门哪房弟子,胆识倒是不错。”

  “前辈,我是灵药房弟子,叶峤。”叶峤对着白衣男子说道,语气不卑不亢。

  白衣男子转过身去,望向药田,道:“也是,这里是灵药房的地儿。我要去取一株草药,你在这等下。”说罢,白衣男子飞身前往药田里,那里有一株深红晶莹的异草,原来白衣男子也是为了它而来。

  叶峤望着药田,心中一紧,紧接着便是欲哭无泪。方才兽群来袭,有篱笆阵法所幸药田安然无恙,可男子飞天一剑,虽是逐散了群兽,可一大半的药田也是未能幸免,叶峤所望之处,皆是一片狼籍,药草损失殆尽。叶峤思忖:“若是被那位姑姑得知,还不得活剥了我啊!”

  这时,白衣男子采摘归来,兴致满满,没有注意委屈的叶峤,说道:“小家伙,我走了哈。”便要飞身离开。

  叶峤有些着急,大哭喊道:“前辈,你不能走啊,你要是走了,我可活不了了啊,呜呜!”

  白衣男子一个踉跄,回身问道:“怎么了?”

  “前辈你看,这都是你干的!”叶峤指了指苍夷遍布的药田,一脸的委屈。

  白衣男子大窘,光顾着帅了,却不注意把药田毁了。

  “前辈你武功高强,一走了之就行,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弟子,姑姑知道了还不活剥了我。”

  看着委屈的叶峤,白衣男子有些头疼,在外门的那位师姐确实喜怒无常,说活剥了倒是有点夸张,但这小子确实没什么好果子吃。

  修真之人,讲究道心,顺应本源。若是这小子因自己无心之举而遭此大难,自己心中也会有所愧疚,影响了道心,便会有损大道修行。

  白衣男子无法,落到地上将草药收回乾坤袋中,撸起了袖子,径直走向药田。

  叶峤没想到这位会直接走向药田,不禁有些捉摸不透。

  “愣着干什么,不想挨骂,就快过来帮忙。”男子说道,竟是直接动手开始整理药田。

  叶峤有些头脑发懵,也走了过去。

  ..........................

  “前辈?”

  “嗯?”

  “你是高手吧?”

  “这是当然,纵观玄青上下,能打过我的没几个。”

  “这么厉害,那您不能施个法术,让这里自动复原吗?”

  白衣男子被呛,干咳了几声,自己剑法造诣非凡,早早便被认为是玄青传人,可自己专修战法,对于奇门异术还是不曾专研。

  “正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也是修行的一种,小辈你要多参悟参悟。”

  叶峤翻了个白眼。

  半天过去,山谷内的滚滚烟尘已经沉静下去了,天蓝云白,微风习习,叶峤和白衣男子坐在石头上,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原先狼藉的药田总算有些先前的模样了。

  “嗯?有酒!”白衣男子鼻子敏锐,嗅出了一丝酒香。直接移到了地窖口。

  叶峤暗道不好,白衣男子那惊天一剑,不仅是将药田毁于一旦,更是将地窖的入口破开,自己藏的果酒暴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