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八章 六阳图解


  

  王大胜望着空空的铜盆,大惊失色。闻声而来的叶峤看见脸色惨白的王大胜问道:“怎么了?”

  王大胜用手指了指铜盆,叶峤顺着王大胜的手指的方向望去,道:“怎么了啊,这不就是普通的铜盆吗?”

  “那里,在盆后面。”王大胜有些颤抖的说道。

  叶峤走前几步,想看着究竟,突然发现在铜盆的后面,盘曲着一条黑蛇!正是刚刚那条被冻僵的黑蛇!

  明明已经冻僵的黑蛇,此刻却活了过来,盘踞在铜盆后面,警惕地望着这两个人。那黑蛇上半身前倾,不时的吐出信子,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叶叶叶叶峤,怎么办啊?他不会咬我们吧。”王大胜小声的问道,双腿已经开始颤抖。

  “别出声,我喊一二三,咱们就跑,这畜生可能有毒,咱们先别惹他。”叶峤小声道。

  “一.....二.......三....”叶峤从一喊到了三,二人刚要夺门而逃,却不料黑蛇抢先一步迅速爬到门口,竟是它先跑了。

  “呼,”逃过一劫的王大胜直接瘫坐在地上。

  叶峤也是吓了一身汗,本路边随手捡到的被冻僵的黑蛇,放在温水里竟活了过来,有点不可思议,莫非真是王大胜所说,这是灵兽。

  “叶峤,他不会再回来吧?”王大胜悻悻道。

  “不好说,这漫山遍野的雪,就咱这地方暖和,有可能会回来。”叶峤说道。

  王大胜站了起来对叶峤说道:“那咱们走吧,我看刚那位三角尖头,一看就是条毒蛇啊,要我说,咱们走吧,回外门,找主事姑姑来降服这条畜生。”

  “不走,被一条蛇吓走,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叶峤说道。说着就去关好了门窗。

  “啊?!”本想溜之大吉的王大胜看见倔着性子不走的叶峤,也傻了眼,只能无奈的留在原地。

  叶峤又说道:“蛇怕雄黄,咱们这没有雄黄酒,我去拿酒看看管不管用。”说着便推门而去,前往地窖。

  屋内王大胜看见只剩自己一人,望着叶峤的背影,咽下一口吐沫,飞奔而去,嘴里喊道:“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

  入夜,风雪已经停了,山谷内外,一片寂静。茅屋内,拿着砍刀的叶峤严阵以待,周围也洒上酒,屋内外弥漫着浓浓的酒香,在叶峤的旁边是酣然大睡的王大胜,看着这个没出息的家伙,叶峤轻叹一口,见半夜也没见动静,舒缓了下身骨,拿出了今天白天方禺给自己的书。

  《六阳图解》漆金的四个大字苍劲俊逸,金钩银划,遒劲的笔锋宛如锋芒毕露的剑气,在叶峤心中划过。

  据叶峤所知,宗门传承功法,有刻于石碑,供后人参悟;有凝神玉简,虽耗功夫,却优在简便;有口口相传,传承衣钵,但将功法抄录于册,实为罕见。叶峤翻开书页,原来这六阳图鉴乃是六招剑式,往后看去,发现这六式分别名为:横断山河、天鸿落、扫月拂云、万里长屠、修魔八相、葬花。仅六式,便用一本书来记载,可见这六式的博大精深。叶峤细细翻看,发现写书之人甚是有趣,遇到难以表述的剑招姿势或真气运作,他索性画了幅图或是添了旁释,本有点不伦不类,但在叶峤细细研读下,却发现他的独特匠心。

  叶峤在这津津有味地看着,于心中模仿练习剑招,陶醉忘我,已不知天明,更是忘了黑蛇的事情。早上起床的王大胜,发现叶峤端坐床上,痴痴的看着前方,有些好奇,拿起手在面前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发现叶峤不知所动。这下王大胜不知所措了起来,刚想喊醒叶峤,却不料叶峤直接站起,拿起一根木条,冲出门外,在雪地里舞起剑式。

  “叶峤不会是被吓傻了吧。”王大胜倚靠门口,望着叶峤想道。

  叶峤毫不理会,在雪地里狂舞木枝,本已沉落大地的雪,此刻随着叶峤飞舞上升,狂风盘旋,夹带着霜雪扶摇直上,如呼啸猛兽,奔腾而逝,又像寒刃利剑,破乱天地。横断山河,当是如此!

  *****

  王大胜紧紧跟在叶峤后边,不忘四处张望。在阔别了外门近半年的时光,他王大胜又回来了。回到外门,并不是因为想回来看看风景、喝喝茶联络联络感情之类的,而是由于叶峤在练习六阳图鉴时,往往在最酣畅时,那脆弱的木枝就禁不住叶峤磅礴的真气而断裂,叶峤恼恨万分,也别无他法,于是拉着王大胜前来外门寻找合适的武器。

  叶峤和王大胜来到了灵药房门前,对于外门叶峤并不熟悉,而且在其他房弟子那里也无什么分量,所以二人还是先来到了灵药房。进入院中,刚好就碰见了叶峤初来时的那位师姐--悦儿。

  叶峤前去打招呼:“悦儿师姐,还记得我吗”

  悦儿笑道:“当然记得,叶峤师弟,好久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