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章 第三关


  

  方禺由叶峤拉着便走向了后院,就在这时,那位中年人和老者刚巧从楼上走了下来,听到了楼下四位老者的动静,走了过来,好奇地询问道:“四位长老,何事如此开心啊?”

  见到来人,四位长老皆恭敬叩首拜道:“哈哈,拜见掌事,薛长老,恭喜掌事,想不到咱们又发现了一位地灵根弟子,还是甲等啊!”

  “哦,不知是哪个弟子啊?”身为外门掌事,出现了地灵根弟子他自然是高兴万分,望向逐渐走向后院的两个少年问道。

  “就是较后边的那为少年,名叫方禺,若是调教得当,甚至可进内门啊。”其身后的一位长老的爱材之心大起,毫不吝啬的说道。

  “是啊,这近四十年来,咱们外门已经再没有进入内门的弟子了。”一旁的薛长老说道。

  最前面的掌事点了点头,望着即将消失的背影,忽然问了一句:“那另外一个少年呢?”

  “禀掌事,此人名叫叶峤,乃人灵脉,甲等。”

  “嗯”

  ...........

  这边的二人丝毫不知后边这些长老们对自己的讨论,一路跟着执事弟子走着,渐渐离开了喧嚣的前院,来到了后院的地界,四下无人,显得十分寂静。路边青竹红杉,稀稀疏疏,不时还听到了潺潺水流的声响。

  忽然前面的执事停下了脚步,道:“两位,我就带路到了这里,你二人向前走一段路便到了后院的外门弟子登记的地方了。”

  二人赶紧拜谢道:“有劳师兄。”

  二人越过一片竹林走进后院,前方却是一方水池,荷藕正盛,上面只有一座石桥,极目望去,石桥尽头便有专门登记的地方。可以看见已经有些弟子来到这里了,但都显得都有些疲累,瘫坐在地上。

  二人有些疑惑的走上石桥。

  叶峤走在前面,对着身后的方禺讲道:“你是地灵脉啊?!可以啊,兄弟我还只是人灵脉,哈哈。”

  “我也不太清楚.....”

  “咱们可就是兄弟了,从此以后只要有人敢欺负你,我叶峤绝不放过他....,嗯?”

  叶峤发现身后的方禺一言不发,有些疑惑的转头看去,却发现大吃一惊。

  就在这时,玄青宗外。

  烈阳高照下,一阵罡风袭来,瞬间黄云压境,遮天蔽日。罡风化作虎头呼啸着直接撞上了玄青宗山门。忽然宗门内群山发出了道道金光,无数的符印结成数层复杂的阵法迎上了虎头。虎头怒吼,金符粼粼波动,最终还是将这虎头抵挡住了。

  玄青宗内,群鸟乱飞,百兽呼啸,群山内三声雄浑的钟声回荡不息,不时的阵法显现,飞剑升空。就在此时,玄青宗后山,飞出三道身影,腾空飞出山门大阵,瞬间便来到了了虎头之前。虎头挟着狂风,在半空中怒吼,挑衅之意十足。

  其中一人身着长衫,剑眉微怒,也不多话,提剑直接砍去,剑气凝神,天地随之而变。只一式,虎头便被劈成两半,化作两人。

  两人皆披兽袍,颈带兽牙,脸色有些狰狞,大概是刚刚那不由分说的一剑给了他们些许的震撼。

  “道友切勿动手,吾乃祝国百兽宗座下长老鹿蜀,这是我的兄弟靬羊。我们并无恶意!”一人摆手道。

  “原来是百兽宗的道友,失敬。只是二位这样硬闯我山门,怕是不妥吧。”玄青宗这边三人中为首一人道。

  “想必阁下可是玄青内门排行第三的相柳真人吧?实不相瞒,数百年前我家老祖曾封印一只黑蛇异兽,不过近几日这畜生忽然破印而逃,恐其祸害人间,我家老祖特命我兄弟二人前来追捕,可惜这怪蛇速度极快,我兄弟二人追到这玄青宗附近便再也追寻不到它的气息,无奈才冒险硬闯山门,多有得罪。”百兽宗那人继续说道。

  “哪里有什么黑蛇,你们百兽宗要是想打架的话我来奉陪,我玄青宗的山门可不是这么好闯的。”刚刚持剑斩虎头的白衣男子有些动怒的说道。

  百兽宗二人中后面的靬羊也不是什么好脾气,追一条残喘的黑蛇苦苦追了几天竟还被它逃了,现又被这玄青宗如此挑衅,早是气愤不已,祭出了自己的法器骨矛,持矛便要冲去。

  但是,他前面的鹿蜀却把他拦了下来,向他传音道:“兄弟,冷静点,看清楚,那是赤霄剑,那人想必就是玄青宗的白疯子了,和他拼命,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