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Chapter19 改主意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失去平衡的能量场地看似凌乱不堪,然而其中各种元素并没有失控,相反的,岩石堆积重构出各种形状,生出许多形似兽灵的模样;翻转的水元素竟然向上倒流,有如飘扬于空中的丝带;花草树木一时间疯狂的生长起来,势不可挡。【愛↑去△小↓說△網w qu 】

  形如受到外力挤压产生各种弹性变形的果冻,就是现在空间结界的状态。

  观众自然会觉得巨变的原因是这个来历不明的王子长天造成的,私底下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尽管播音员阿罗拉已经在尽力解说了,还是一片哗然的场面。毕竟正常人都觉得一拳一脚能造成如此大的破坏力要么是体格强大的巨人或者兽灵之类的非常人生物等,要么是通过魔法将力量集中在拳脚上施展超乎想象的搏击,可是长天偏偏不是魁梧奇伟,也不会任何魔法,赤手空拳就能引发天崩地裂之变,太过匪夷所思了。

  赏心悦目的凯撒拍了拍手掌,夸奖道:“好胚子,没想到世间竟有骨力如此浑厚的人,这个底子即使念力值低的可怜,也能成为战场上最耀眼的狂战士,堪称之钢筋铁骨!”

  塔马修可不认为,摇头地插话:“狂战士只是没脑子的生物,只会依靠奇大无比的蛮力和麻木的意识不死不休的战斗。在这强者云集的世界,魔力最主要成分比例还是精神念力占了其中的百分九十,姑且还不算上人类无法计算的魄力值。光是这点,就已经很致命了。”

  “你不说话会死吗?塔马修!”

  “会死!”

  “死一边去,再顶我就把你关到黑屋子里。”

  “……”

  奈拉卡祭坛,塞西尔一手持着元素法杖,另一只手置于椅子侧边上,下意识攥得很紧。她再次感到无比吃惊的冒出很多猜想:这不可能的,这种熟悉的爆发力以及特殊的气息,很明显是被附过大幅度强化筋骨的失落术式,而会这种失落术式的也就有她了。

  皓泽,你告诉我!这孩子和布兰妮有什么关系?塞西尔迫不及待地用意念和焦虑的银王通话了,她很想知道答案。

  塞西尔么?长天就是布兰妮的孩子呀,怎么了?银王并不知道塞西尔不知情。

  布兰妮的孩子……塞西尔无法置信的愣住了三秒,匆忙断了意念通话,不过三秒就稳住了情绪。她用很温柔的眼神盯着能量场地上的那个满头银发的小伙子,欣慰一笑地自语道:“是啊!他和布兰妮一样银白色的头发,怎么会不是她的孩子呢!这孩子虽说精神念力值太低了,但总觉得有些奇怪……”

  可是,随着长天不顾局面的破坏,能量场地发生了裂变,体积膨胀了好几倍,外围的空间结界也从长方体变成了球一样圆的罩子,完完全全地将能量场地包围在其中了,就像地球的大气层一样。

  “正如我们看到的,六王子长天以身经百战的行动躲开了致命一击的风刃,倾尽全力一脚将能量场地大肆破坏了,并成功使出了会心一击的拳头,给瓦斯诺王子造成了不少伤害……”播音员阿罗拉颤抖着声音讲道。

  “可是,在尼斯特王子雾风魔法的支援下,瓦斯诺王子得以保全,只是轻微受了点擦伤……”阿尔维斯将领作为补充解说,给大家进行详细的解惑,“就在长天王子摧毁能量场地地面产生大量滚滚尘埃时,尼斯特王子就发动了雾风魔法,气体铠甲。所谓的雾风魔法,是一种能够控制一切颗粒状形成的气流,譬如雾气、沙尘暴、水蒸气等等。”

  “尽管局势很胶着,但隐藏在能量场地的秩序之戒并没有现身……”审判官安德鲁冷淡的插了一句。

  长天完全没预料到他弄出来的尘土飞扬,沙暴弥漫这些动静反而成了擅长将所有颗粒雾状的东西化为铠甲附着在体表形成防御甲的尼斯特的机会,临时帮助他大哥瓦斯诺削弱很大程度上的受力伤害。

  “这……这是什么怪力!?”海尔丁抓着藤根吐槽道。

  “要不要这么粗鲁”宕归在混乱中于脚底生成扁平如盘子的金色飓风,稳稳的立在半空中。“还真是一介匹夫,竟如此乱来。”

  弟控云纵王子倒是聪明了一秒,双手合拳念起咒语:“风化缕,气流为盾,风盾!”

  很快,两个透明的风盾就出现在了他和长天的周围,阻挡住了能量场地飞溅的土块,也恰好在怒发冲冠的瓦斯诺释放了大范围热风涡流的瞬间提供了一个坚固的壁垒。

  阿罗拉用沙哑的声音激昂地报道:“愤怒到极点的瓦斯诺王子在被打飞在能量场地的空间结界后,浑身溢出了火焰般实质的魔力笼罩于全身,再加上焰色修罗眼的作用下,整个能量场地的气流瞬间被加热到灼人,施展出了可怕的热风魔法,大爆炸!”

  嘭!嘭!嘭!

  夹杂着滚滚浓烟的爆炸下,火星沫子就像是烟花绽放似的,弹射在能量场地全方位的空间里。

  “哈哈哈!消失吧!”瓦斯诺的声音和爆炸的声音交集在一起,显得很恐怖。

  “该死的,疯了这是!”海尔丁眼前一片灰蒙蒙,他看不见奈拉卡祭坛上的青芒公主,很是担心自己会被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杀死,被迫加入战斗,“风元素,吾之友。请化为滋润之锋,液聚成矢。空元液弹!”

  又是一股大范围的魔法轰炸,这次变成了充满着水汽的暴风炸裂,整个场地瞬间从极高的火热地狱坠入极冷的冻雨世界。魔法的交锋实在是太激烈,以至于长天束手无力,显然身上那半成品的风盾不足以支撑两个大绝招的能量冲击,于承受瓦斯诺使出的热风魔法大爆炸时就破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