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914 向陈雅静求婚


  陈冲听我这么一说,用手指了指我,笑骂道:“你这狗日的居然还嫌我晦气,你等着,我回头肯定在陈雅静她爸妈那多说你的坏话,兴许你们两这婚就结不成了呢!”

  我听郑虎说完这些,心里面也挺着急的,我也想过去处理这件事,但明天我原本要打算给陈雅静求婚的,这节骨眼怕是走不开,所以我给郑虎说陈冲要是没事的话,我先让陈冲过去,等我这边给陈雅静求完婚了,我立马就赶过去。

  郑虎当时沉默了片刻,然后问我陈冲这两天不忙么,我还没说话呢,陈冲就接过电话了,完事他给郑虎说他这两天没什么事,正想出去散散心呢,就当去他那散心去了,他这么说了,郑虎也就没啥好说的了,只是让陈冲尽快吧,他说他现在身子还出不了院,特别害怕他爸跟老马再起什么冲突。

  陈冲跟郑虎挂完电话后,我还说麻烦他了,本来是我该去的,结果让他去了,陈冲说不碍事,还说我不是要查大小眼跟他表弟的事呢么,他这次就带着人去查查,也不全是因为郑虎家的事才去的。

  我说那你这也是为了我的事去的啊,有你这么个兄弟,我真是没啥说的了,陈冲斜楞了我一眼,笑骂道:“你这狗日的,怎么突然跟我矫情起来了,整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你说你没爹没娘的,做兄弟的,只能当爹当哥一样伺候你了,不然你小子多可怜啊!”

  他这话说着说着就变味了,我自然让他赶紧滚,要是没啥事的话,就赶紧找人去郑虎家去吧,他随后打了个电话,叫了几个人,差不多在五点多的时候,开了两辆车,带着七八个人朝着郑虎家去了。

  陈冲一走,我就去找了陈雅静,跟她聊了一会天后,我问她明天有事没,她说没事,然后问我咋了,有事啊,我笑了笑,说:“你还记得咱们初中的班主任不,他好像得大病了,我打算明天去初中看看她,顺便去咱们之前呆的那个教室里逛逛,找找回忆!”

  我这话自然是瞎编出来了,目的就是为了把陈雅静给骗到初中教室去,这听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就是有点委屈我们班主任了,把人家说的得了大病,这班主任要是知道了,不得气死啊。

  陈雅静一听,显得特别惊讶,她问:“啥?哪个班主任?叫啥,我咋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得啥病了?”

  接着我把初中班主任的名字告诉了陈雅静,陈雅静这才吆喝了一声,说她想起来了,还说那时候上学太调皮了,班主任经常把她叫到办公室给她做思想工作,说着,她又问了我一遍,班主任得啥病了,要紧不。

  我继续忽悠她,说:“应该挺严重的吧,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好歹人家也跟咱们师生一场,我觉得咱们也该去看看人家!”

  我这么一说,陈雅静也没多说了,说那明天去看看,完事她还问我要不要买点东西啥的,我给她说到时候我买就是了,她不用买了,就这样,我跟陈雅静约好了明天要去我们的初中母校,而我也打算正式向陈雅静结婚了。

  这天晚上回到家后,我还专门挑了一件自认为特别帅气的衣服,婚戒啥的,我也提前准备好了,睡觉的时候吧,我才突然想起来,之前跟陈冲说好了要让他去录像的,现在陈冲估计已经到了郑虎那了,这明天中午,他肯定是赶不回来的,那到时候谁来录像呢?

  我当时还想呢,实在不行就不录像了,只给她求婚得了,但后来一想觉得这样还是不太妥,毕竟求婚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最好是能记录下来,后来我又想起了高萌了,于是给高萌发了个消息,结果高萌给我说不行了,她人已经在省城了,刚下高铁,这样的话,高萌这里也没戏了,后来我也没法了,只好给周胖打了个电话,好在周胖有时间,但是他开玩笑的给我说明天去给我录像的话,就得耽误他一天的工钱,这我得补偿他。

  我说别说你一天工钱了,就是三天的,我也给补,周胖笑了笑,说就是跟我开个玩笑,以前我借给他那么多钱,就当时还我人情了,完事他问了问我明天具体的安排,我说电话里面也说不清,明天他可以先跟我去趟学校,布置好了之后,我再去接陈雅静。

  可能是因为一想起明天要求婚,我就激动,所以这晚上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早就醒来了,收拾好了后,我先去找了周胖,跟他去找了个录像机,然后去了我们初中,跟昨天说好的那个班长聊了聊,班长说他今天中午不去打篮球了,专门在教室里看我求婚,我给他说一定要装好,可别我对象一来了,就给露馅了,他说放心吧,不会的。

  至于周胖,他到时候就藏在教室的另一个角落里,班长会专门用几个桌子摆个地方,然后几个学生挡在那里,好让周胖藏起来,我们当时还试了试,基本上没啥问题,就是周胖这家伙有点胖,藏在那疙瘩角上,有点挤得慌,不过他说了,为了我的求婚大事,他忍了。

  这里一切准备好了之后,我就给陈雅静打了个电话,给她说我十一点多的时候就去接她,她还问我为啥不现在去,去的越早岂不是越好啊,我说早上我还有点事呢,十一点多去接她。

  这天到了十一点吧,我去接了陈雅静,我两往学校走的半路上,她还疑惑的跟我说:“我早上在微信上问咱们班原来的同学了,人家说班主任好好的呢啊,没出事啊!”

  我一听,心里有点慌了,不过马上我就想到了对策,我说:“班主任是这两天才出的事,咱那个同学,估计还不知道呢吧!”

  陈雅静说或许吧,等我两到了学校,下了车开始往教学楼走的时候,陈雅静便问我买的东西呢,不是说好了看老师要给老师买点东西呢么,怎么现在空着手往里面走啊,我说我早上买了的,但是忘了拿了,陈雅静说不行那就出去再买点吧,空手去感觉有点不太好,我给她说不用了,时间来不及了,因为我听别人说起过,去看长辈的时候,尤其是生病的长辈,最好不要超过中午去,这样的话,对长辈不好。

  陈雅静问我为啥啊,我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是别人这么说的,随后陈雅静也没多问了,看来是相信了我的鬼话。

  我是掐准了时间来的,所以我跟陈雅静来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放学了,我领着她往我们教室走的时候,她还不停的感慨呢,说过去了这么多年了,这里看上去跟原来也没啥变化,我问她怀念上初中的那段时光不,她说怀念,我说那咱们就先去咱们之前的那个教室去看看,她当时也没多想,直接同意了。

  话说我两到了教室的时候,教室里面的学生还是比较多的,而且看上去他们一个个也蛮兴奋的,我寻思如果是平常的话,这都下课好一会了,教室里的人应该都走的差不多了,可现在明显大部分都没走呢,肯定是为了留下来看我给陈雅静求婚,我倒是觉得也没啥的,就是害怕陈雅静起了疑心。

  而且这时候我还朝着周胖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这家伙被好几个男同学围着呢,虽然围的密不透风的,但看上去与周围的一切太不搭了,很容易让人起疑的,不过我觉得陈雅静,应该也不会想太多的。

  接着我就领着陈雅静往教室后面走,同时问她还记得我们以前在哪里坐着不,陈雅静说那肯定记得,说着,她快步走到了最后面,直接坐在了一个座位上,然后激动的给我说:“当初我就是在这坐着的!”

  我笑了笑,说你记忆力还是挺好的啊,陈雅静说那必须,话说我往陈雅静跟前走的时候,心里面别提多激动了,心跳砰砰砰的,好久没有这么紧张的感觉了,我的右手也伸进了我的口袋,摸到了婚戒,我走到陈雅静跟前后,先是坐在了她旁边,跟她聊着以前的事,同时寻思着啥时候给她求婚。

  于此同时,班里的人也基本上都看着我们两,这家伙看的我更不好意思了,陈雅静这时候还给他们吆喝道:“同学们,都放学了,该回家的赶紧回家哈,别在这看漂亮姐姐了,看的姐姐都不好意思了呢!”

  我也就趁着这个她没注意到我的节骨眼,直接站到了走廊里,然后单膝跪下,将掏出来的戒指递给陈雅静,同时大声说道:“陈雅静,嫁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