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二十六章 绝望难题


  ??“刘拆,你要做什么?”刘拆虽然在喃喃自语,声音不大,但邓钧还是听到了一些,刘拆话语之中表现出来的意思,真真的吓到了邓钧。

  ??刘拆闻言不由得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道:“我只是想要一劳永逸罢了!”

  ??邓钧盯着刘拆,许久之后连连摇头道:“不可,不可,要做这件事也是我去做,我绝对不会连累你们!”

  ??或许邓钧以为刘拆是想要为他出头,实际上,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在刘拆的心中,邓钧没有一点位置,刘拆在意的始终就是侃头和蔡花儿而已,邓钧的遭遇再怎么可怜也打不动他,并且刘拆相信,沈堂主真正要对付的是他,至于邓钧不过是适逢其会,吃了他刘拆的瓜落而已。

  ??既然沈堂主一心想要置他于死地,那么刘拆当然没有理由站在原地等着对方出招。

  ??沈堂主占据极强的优势,如果刘拆不能想办法破局,这一次运气好,下一次就未必还有好运气了!

  ??“邓钧,你错了,我不是因为你才去对付沈堂主,咱们只是有一个共同的敌人罢了!”刘拆望向邓钧缓缓开口道。

  ??邓钧疑惑的盯着刘拆:“他也害得你家破人亡?”

  ??刘拆摇头笑道:“你这家伙还真不聪明,我和沈堂主今天早上第一次见面,无冤无仇,但你觉得我们这样和他无冤无仇的人为什么会被送去火云宫狩猎烈焰兽?当然是有人想要我们死,所以买通了沈堂主。”刘拆解释道。

  ??邓钧眉头紧紧的皱着,默不作声,拳头渐渐攥起,越来越紧,如果能够杀掉沈堂主,他拼了这条命也是愿意的。

  ??侃头则在一旁道:“刘拆,这太凶险了!”

  ??“凶险?不弄死沈堂主才是最凶险的!我们现在面临的不是生存就是灭亡,我们没得选,他今天给我们安排狩猎烈焰兽的任务,明天就会安排更加可怕的任务,如果我们还不死,还会有后天,大后天,我们要在这里呆上一整年的时间,玩死我们对于他来说根本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我们在他手中一次不死,却难保不会受伤,受伤之后的第二天,就是我们的死期!”

  ??说着刘拆望向邓钧。

  ??以邓钧的伤势,即便用了最好的丹药疗伤,也要一天半才能彻底恢复过来,而沈江生并不给邓钧喘息的机会,明早的任务,九成会要了他的命!

  ??侃头闻言眼神飘忽了片刻后也变得凝狠起来。

  ??侃头从来不是怕事的人,他胸中其实有着和他面容一般的狠厉,此时想明白问题的关键,知道事情没有侥幸和转圜的余地之后,自然就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了!

  ??“若早晚是死,还不如和这沈老狗拼个你死我活!”

  ??侃头冷声说道。

  ??刘拆望向邓钧。

  ??邓钧此时嘿嘿笑了起来:“你们不要看我,能杀沈老狗我求之不得,这条命丢出去我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但要杀金丹修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并且,金丹修士一但修为停滞,退出修行担任了各种职伺,就相当于金盆洗手,任谁都不能再以各种名义挑战他了,也就是说,正规渠道中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杀死他!”邓钧显然早就思考过要怎么样杀掉沈堂主,此时侃侃而谈。

  ??“唯一的办法就是刺杀!但刺杀有一个弊端,那就是怎么样能掩人耳目不被人知道是我们干的。”

  ??“直接趁黑摸到他的家中将其宰掉难道还不成么?”侃头似乎对于这种事情很在行,眼神之中凶光毕露,配上他的那张凶神恶煞般的面容,已经完全可以吓坏小朋友了!

  ??邓钧却无奈的连连摇头道:“他是金丹修士,咱们除非能够一击将其杀掉,否则争斗起来之后必然引来其他修士旁观,再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影,我们每一个人的出手都会留下相应的痕迹,击杀一位堂主并非小事,那些执法者们一定会穷根究底的追查,我们今日被他安排了狩猎烈焰兽的任务,所以我们就是第一怀疑对象!只要这些执法者以神通稍稍查探,我们就一个都跑不掉,暗杀堂主,这是死罪!”

  ??侃头的脑袋并不算很聪明,听到邓钧的话语之后,眉头就皱起来,此时已经完全没了主意。

  ??“更重要的是,我们怎么才能杀掉一位金丹修士!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邓钧摇着头一脸绝望的道。

  ??听到这里,侃头望向刘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侃头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开始以刘拆这个十岁娃娃马首是瞻。

  ??受到侃头的影响,邓钧也望向刘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