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1944:你夫妻俩是不是吵架了


  白晋的妻子身体还跟几年前一个样吗?

  那是得了什么病?

  “易三少,这边请。”美女手往前面微微一迎,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易云睿跟在了她身后。

  这家会所内设大型清酒吧,环境和氛围都很好,易云睿坐在贵宾席上,那位美女坐在离他稍远一点的位置。

  易云睿点了一杯清水,美女点了杯调酒。

  美女喝了一口酒:“易三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白总身边的助理,我姓李,全名李程。”

  易云睿点了点头,没有回话。

  李程有点ga的笑了笑:“打扰问一句,易太太为什么不一起过来呢?是不方便吗?”

  易云睿微微皱眉,为什么白晋和这个女人都问他妻子没和他一起的事?

  好像两人着眼点都在妻子那里,依着白晋的性格,应该不会是平白无故问起这个。

  妻子是白晋重点注意的目标……

  夏凝坐在某个角落里,从某个角度偷偷的看向易云睿身处的位置。

  看得不太清楚,就知道易云睿和那个女人进入卡座里,然后两人在里面不知道说些什么。

  任务需要吧,一切都是任务需要。

  夏凝抿了抿唇,看着眼前的高度数调酒。

  她心里不高兴,她想直接进入卡座,她想对某个女人宣示自己对丈夫的‘主权’。

  只是这样做好像很没品似的,她应该放宽心,应该相信自己的丈夫。

  仰头将酒喝了个大半,夏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点燃了手上长长的女人烟。

  浅浅的吸了一口,缓缓的吐出。

  烟雾在眼前盘旋,扩散,渐渐的化为无形。

  她现在的心态很不正常,她不应该轻易动怒,不应该轻易吃醋。

  不应该做出追踪这么没品的事情出来。

  而且丈夫只是和别人在谈工作上的事情而已。

  夏凝闭上眼睛,极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好一会后,她睁开眼睛,将剩下的酒全喝了。

  微微一抬手,服务员走了过来,夏凝点了一杯更高度数的酒。

  “这位女士,”服务员忍不住提醒:“两杯度数这么高的酒一起喝的话会很容易醉的。女士有朋友在附近吗?”

  夏凝点了点头:“我朋友在这里。”

  “那好。”服务员将酒放下,转身离开。

  看着淡紫色的液体,夏凝手指放到杯沿上,轻轻的划着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