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368章 站着的只能有一个


  文弱青年脸色越发阴沉,他还在保持着他处变不惊的风范,可惜现在任谁都能看的出来,他这模样只是在强撑。

  他说话做事的样子,有点像是在模仿陈朝江,可惜陈朝江是有底蕴作支撑,他却只是一副空架子,就像是用纸糊成的锦绣山河,随便戳戳就剩下了破墙烂瓦。

  “你可想好了,真要跟李爷不死不休么?”

  文弱青年色厉内荏的低吼。

  “一般情况下,人叫的越厉害,他心里面就越没底。”我脸色平静,不轻不重的语调中却带着说不出的压迫感:“下次再威胁别人的时候,记得不用说这么大声...还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到底见过血没有?”

  话音刚落,我慢慢的蹲下身子,手从腰间顺过,那上面已经多了一抹寒意逼人的刀锋。

  在我的脚边,是刚才出场时煊赫却只用了一秒钟就落幕的张放。

  “就像这样...”

  我的刀锋缓慢又稳定的靠近了张放粗壮小腿部,我的动作很慢,跟刚才那两下兔起鹘落迅若闪电正好相反,这次我慢的所有人都能看清,也许菜市场剁菜的大妈都比我快上几分。

  甚至,我此刻的表情,也跟菜市场的大妈差不多,好像我正要切开的东西,就是晚餐即将上桌的白菜土豆大萝卜。

  嗤...

  暗红色的血液喷溅而出,李爷带来的人们也发出一阵骚动,那个带人过来的料子鬼,更是吓的摊在了地上,裤子都湿了一大片。

  “你敢...”

  “艹!”

  “嘶...”

  张放的脚筋被我随手挑断!

  也就是说,这个在莱西颇有些声明的黑拳手,以后再也没办法上拳台了。

  听陈观澜的意思,这哥们儿手段很是残忍,不知道他将别人像破沙袋一样暴打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

  他也算是有点本事,既然我已经准备好要动铁拐李,自然要尽可能的废掉他的有生力量,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的残忍,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我,自然不可能犯这种错误。

  我抬起头,脸上的笑容无比灿烂:“就像这样的血,你见过多少次?”

  文弱青年的眼角不断的抽搐,我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腿正在哆嗦。

  “你...你够狠,有种你就别跑路,等李爷跟你讨债!我们走!”

  文弱青年放下了几句狠话,转身就要灰溜溜的离开,只是由于腿站的不太稳,转身的时候有点哆嗦。

  “等会儿!”

  我低喝出声,文弱青年吓得差点软在地上。

  他战战兢兢的回头,底气不足的问:“你...你想干嘛!”

  我指了指地上被我挑断脚筋疼醒,正在凄惨哀嚎着的张放,说:“把垃圾收拾好再走。”

  ……

  铁拐李的手下在我目光的注视下,把办公室清理干净才离开,甚至连地面的血迹都擦了一遍,只是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我的嗅觉太过敏锐,我依然能闻到空气中残存的淡淡血腥气。

  陈观澜脸色带着些兴奋,他凑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略带激动的说:“阿叶,太他妈解气了!你看刚才那孙子那怂样,真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