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四章 彼岸花奈何桥


  “不知道大哥说奈何桥的艰险之处是什么?”

  陆武道:“渡奈何桥就是渡人心,一般喝了孟婆汤便等若心死,前尘往事诸般因果都将随风而去,这些人只留下度桥转生的心念,渡桥时无思无念,因此容易过奈何桥。有些人则生前执念深种,虽然喝下了孟婆汤仍是心有不甘,到了过奈何桥之时便常常因此掉下忘川河。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奈何桥上叹奈何便是如此。”

  顾长空顿时一阵紧张,“这样说来我岂不是没有过桥的希望?”

  “贤弟莫急,虽然说心有杂念的人难以走过奈何桥,但我曾听青霞小姐说过你的心力天生强大,你只需要定下心来,控制好自己的心神,不去乱想乱看必然可以安然度过奈何桥。”

  两人边说边走,“我以前常听奶奶说起黄泉路上彼岸花开,不知道黄泉路在什么地方?”

  “所谓黄泉路,从你进入阴间到上了奈何桥都可以称之为黄泉路。”

  “那为什么看不到有彼岸花开?”

  陆武伸手指向四周,道:“这一路来都铺满了彼岸花,彼岸花花开彼岸,心中彼岸未现又怎能见得到它,等你见到了奈何桥就是彼岸花花开之时。到时候贤弟不要多看,徒增伤感影响你过桥。”

  “还会影响过桥么?”

  两人说着走着忽然听得轰轰隆隆的流水声响起,放眼望去只见一条大河横在前方,左右烟雾迷漫,不知通向何方,一座青石拱桥跨过河流直达对岸。

  忽然间脚下景物一变,原本一片灰色的地面现出一株株红色的花朵,一朵朵正在争相开放,片刻间已经是一片通红,将灰色的天空与四周的迷雾映照得殷红起来。

  顾长空四处观望,但见只要能映入眼中的地方都是一片通红。一阵花香扑入鼻中,只觉得沁人心扉,让他几乎忘记了此时身处在幽冥地府当中。

  顾长空正在陶醉间,突然眼前出现一幅画面:一个三四岁小男孩穿着短衣短裤,手里拿着一个纸风车,光着脚丫子在田野里奔跑。身后跟着一男一女,手拉着手齐步而行,男人脸带微笑,女人一只手里提着双小鞋子,嘴唇翕动,似乎在叫小男孩慢点……

  “爸爸!妈妈!”顾长空喊道,他伸出手想要拉住他们的手,但脚下却并没有移动半步。因为他心里很清楚的知道这是他的幻觉,虽然爸爸妈妈的面容清晰可见,但是他害怕一动脚步他们就会消失在眼前。他眼睛眨也不眨,要把爸爸妈妈的样子深深的印在脑海里。

  爸爸妈妈渐渐远去,慢慢的只看得见一丝背影,这时画面又一转:这是一间农村里小厨房,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坐在土灶前,手里拿着根竹筒正在对着灶口吹火,灶上放了个铁锅,盖了个木盖子,蒸汽腾腾的往上冒。旁边的小矮凳上坐着一个老妇人,地上摆了一个圆簸箕,里面装着掺有稻谷的米,老妇人正在一颗一颗的把稻谷捡出来装在袋子里……

  “奶奶!”顾长空此时已经热泪盈眶,这些正是他小时候的画面,只是已经越来越模糊不清了,没想到今天又如此清晰的出现在眼前。

  陆武见他眼眶湿润,神情然,害怕他会迷失在幻觉当中,正要开口说话。忽然见他蹲下身子,抚摸着脚下的彼岸花喃喃道:“叶绿花未开,花开叶已落,花叶永不见。谢谢你!彼岸花。”

  “贤弟你没事吧?”

  顾长空站起身来,一声长啸,顿时整个人看起神采奕奕,周身散发出七彩光芒。

  陆武看得惊奇,“你身上的光…”

  顾长空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有光芒闪现,这在他之前被追魂剑划入身体时也出现过,好像是刚进入命运之门时看到的七彩光芒,难道进入了体内?

  长久以来对父母的思念以及近来奶奶的离去,他的心中早已压抑无比,刚才看到了父母奶奶,还有小时候无忧无虑的自己,更是让他心中的压抑达到了一个顶点,一声长啸后郁结顿解,心境也变得开阔起来,却没想到居然引动了体内的彩芒。

  过得片刻顾长空心绪渐渐平静下来,身上的彩芒也渐渐的收剑,转眼间消失不见。

  “贤弟这是什么来的?为何你身上会有彩芒出现?”

  顾长空一脸懵懂,“我也不知道,我在进入这个世界的通道时曾看到过类似的七彩光芒,当时这些彩芒全都向我涌来,之后我就昏迷过去了,不知道是不是进入了我的身体。之前我有一次遇险也出现过一次,只是时间没有这次这么长。”

  陆武脸现喜色,道:“这可是大机缘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彩芒是可以自动护主的。”

  “可惜我并不能动用它,甚至一点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这等于多了一个保命的本钱,在外面的世界你要是安心做一个凡人倒也没什么,若是走了修行道路,那可就凶险得很。”

  顾长空还想再问,陆武道:“时辰已经将到,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有些话留着我们日后喝酒再说。”说完身形虚化,转眼消失不见。

  顾长空又站在原地观看了许久,这才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