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二章 陆判官


  女鬼似乎不想再和他多说,“那还不赶紧去打你的酱油?速速离去。”说罢乱发飘起,似乎一言不合便要动手。

  顾长空道:“我倒是想离开,这里有股力量牵引着我,始终无法飘离这里。”

  那女鬼惊叫一声,抬起鬼脸看向天空。“你这野鬼什么来头?居然惊动了姥姥,只怕连我也要受到牵连。”

  “姥姥?”顾长空惊疑,“难道真是倩女幽魂兰若寺?”

  “还在胡说八道什么?不快些想法子离开,等月上半空你便是想走也走不了。”女鬼说完便退走,刚才进庙的书生也不去管了。

  顾长空抬头看向天空,一轮圆月挂在夜空上,“月上半空,难道是月亮升上天空正中之时么?”

  眼见月亮已接近半空,顾长空却无法摆脱这里,此时身体如陷泥沼,隐约有股力量牵扯着他飘向庙中。

  “莫非有什么厉害的鬼物?”心下惊疑,拼命牵引心力。忽然间胸口处隐约的有暖流涌动,无奈此时感觉心力飘忽不定难以捉摸。

  又过得片刻,月亮已升在当空。四周忽然起风,把那大樟树刮得沙沙作响,树枝舞动仿佛活了过来。又一会风力更胜,只见数条树枝向他伸过来,眨眼间便把他捆住。

  “我靠,树妖?”顾长空心中惊慌,拼命挣扎,只是那树枝将他捆得死死的,无法动弹。

  “桀、桀、桀、“一阵怪笑传出。只听得顾长空亡魂皆冒。又听得哗啦啦声响,原来那书生也听到怪笑,此时拖着书笈,衣衫不整,一出庙门看见被拉扯着飞向老樟树的顾长空,更是吓得亡魂皆冒,又是一个踉跄连跌带爬的疯狂逃命。

  “昨夜心中有感,今夜出关果然有机缘。”将枝叶扎进了顾长空体内,“桀、桀、末七未过,灵魂纯净,正合我胃口。”那声音说不出的惊悚难听。

  “啊…”顾长空痛苦无比,只觉得如万针扎身,又像是无数的昆虫爬在身上吸取他的血肉。那些枝叶如同一条条小蛇蠕动着将他包裹成一团。

  就在他无法忍受将要昏死过去之时,心脏处一股暖流涌出,瞬间扩散至周身。心力复苏了。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操控着心力就向树干方向穿去。

  “咦!”老树妖见他忽然脱离了自己的捆扎,瞬间便从自己主干穿了过去。

  “这是什么法术?”枝叶一探,又把他扯住。这大樟树枝繁叶茂,实在数不胜数,随便闪动几下就有无数枝叶向顾长空卷来。

  顾长空心下大惊,方才心力刚现,比不上之前使用得圆转如意。眼见又将陷入困境,不禁愈发焦急。见下方不远处有一块大石,便向着大石冲去。

  那老妖似乎知道他的意向,伸出一条粗大树枝朝那大石一扫,顿时碎石四溅。

  顾长空此时刚好将到大石处,不料大石被毁反而又撞在老妖的大树枝上。

  那老妖的大树枝如同他的大手一般往上一捞,又把顾长空抓住。

  此时顾长空已经有些慌不择路了,又对着地面冲去。突然地面开裂,蹦出一条树根向他扫来。

  顾长空见那树如一条巨蛇般蠕动着向他飞来,急忙间敞开心神,呼啸一声从树根穿过,转而遁入地下。

  那老妖几乎拔地而起,全身树根四处乱探,只是没了顾长空的踪影。“居然逃了?”又探寻了一翻。

  “真是个奇异的小子。居然懂得穿梭之法,莫非是传说中的心境之术?真是这样心力岂不是高深的离谱?”

  “真是可惜了…”

  ……

  顾长空穿过树根后本想着到了地面再想办法躲避,不料连地面也穿了进去。

  “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四周都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连头上脚下也是如此。自从进了命运之门成了鬼后,他便没有了白天与黑夜之分。此时来到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一时间十分不适应,如同突然被人蒙住双眼一般。

  “该不会是那老妖的老巢吧?不会,要是老妖的老巢他早就来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