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Strange69


  “萧,我可以去找撒旦了吗?”

  上官灵萧没有应话,而是看向离,“拿出来。”

  “咦,拿……”离从怀里掏出血欲彼岸,认命道,“还是躲不过去……”

  “香味太浓了。”上官灵萧竟开口解释。

  离快吐血三升了。

  她难道没有把香味掩盖掉吗?上官灵萧是怎么闻出来的!

  属狗吗?

  上官灵萧把手里的血欲彼岸融成两颗药丸,“吃掉。”

  离痛心地看着药丸,一口吞了。

  “诶,吃这个干什么?”好半天才回过神的离。

  莉莉娅没吃,而是盯着药丸看着,忽然就笑了。

  “这么大手笔,把三界都想要的血欲彼岸融成丹,想必要去什么不得了的地方吧?”

  “嗯。”

  许久不见光的阴息杖再次出现。

  “远古的人类……”上官灵萧咬破手指,将血珠滴在阴息杖上的宝石。瞬间阴息杖四周燃起了火,但是却没有烧着。上官灵萧皱了皱眉,又拿出一株血欲彼岸,把上面的花瓣摘下,扔入火里。

  火焰小了不少,但也没有熄灭。

  阴息杖的上方聚集了一大团云,在随着火焰变化着颜色。

  三人四周都被云团包围,到达了一个从无人敢踏足的地方沙漠海底城。

  一直以来,沙漠的最底下就是海。那里生存着很多人类想探究的东西,但至今都也只是说说而已。

  “天呐……撒旦?”

  未进海底城城门,一旁被钉在十字架上的黑色羽翼的男子吸引了莉莉娅的注意。

  上官灵萧的眉不经意地皱了下。

  当年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并不是她上官灵萧,而是撒旦。

  因为听说莉莉娅的事情,把自己也整成了这幅样子。

  撒旦的睫毛上沾满了他自己的血迹,已经睁不开了,也无法回应莉莉娅。

  “看你自己这幅样子,我都不愿意说你是撒旦。”

  上官灵萧冷清的声音传来。

  撒旦听到上官灵萧的声音,震惊地睁开了眼眸。

  “你也来了……”

  “怎么不来,撒旦大人的威风我见识到了。”上官灵萧毫不吝啬语言打击撒旦,“当年的威风呢,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护不住?这几千年你为什么还要活着在这里坚守,你在守什么?另一个堕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