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019 审问(一)


  前面说到段飞看见少女果然拿出青梅剑决,似这等连大多数华山弟子都不知晓的冷门武学,竟被少女拿出,段飞心中的震撼自是无与伦比,甚至超过了看见那块举世罕见的灵芝时刻。

  因为,自他上华山初始,时时刻刻都能从周围人身上,感受到华山剑术对于华山派的重要性,似这等忧关华山派兴衰荣辱的根本之物,若是果真流传到外面,后果将不堪设想!

  一念及此,段飞那双因为过度震惊而稍显呆滞的眼中,刹那间,便是浮现几抹冰冷凶光,他这一生命运坎坷,珍重他的人向来不多,所以他对那些珍重他的人,分外看重!

  周义武便是这样的一个人,故而,段飞心中对华山派极为看重,因为他知道,华山派是周义武一生最为看重的东西!

  而今,当他得知那些华山派视若珍宝的剑术,竟然已经泄露,这种感觉,就好像知道自己的命门被别人掌握一般,更甚者,远远超过了命门被别人掌握!

  “师父说过,华山剑术忧关门派兴衰存亡,绝不能外泄,如今这人却能够拿出青梅剑决的剑谱,不知还有多少华山剑术,若是这些剑谱落到魔教手中,华山派岂不是危在旦夕!

  就算这些剑谱没有落到魔教手中,但剑谱不在华山派,总归是一个隐患,难道要让华山派日后时时刻刻都如履薄冰,都受制于人?”

  演武场上,段飞一双清冷眼眸死死的盯着地上的青梅剑决,心中思潮剧烈涌动,片刻后,心中便已拿定注意,数股内力从丹田之中被偷偷的调了出来,直灌头顶天灵盖。

  江湖中人大多知道华山派剑术的厉害,却少有人关注华山派除剑术之外的其余功夫,段飞现在所施展的钢筋铁骨便是其中之一。

  钢筋铁骨,顾名思义,这是一门硬身功夫,若练至大成,周身坚硬无比,寻常刀剑难动施展者一根汗毛,但钢筋铁骨与寻常的硬身功夫的阳刚不同,它却是一门比较阴柔的武功,一旦施展,则施展者周身冰冷似冰,寒气逼人!

  段飞之所以会练习钢筋铁骨,便是要利用这股寒气,他在头顶茂密的头发里,贴着头皮隐藏了几粒青城派秘制的云霄丹,这云霄丹乃是一种十分厉害的迷药。

  寻常温度之下不会发作,但若是温度变得极低,它的药性就会迅速发作,飘散到周围的空气里,人若是不小心吸入了云霄丹的药性,短则数息,长则不过十数息,便会浑身酸软,如坠云雾之中,只能任人宰割。

  不过云霄丹也有一个弱点,就是对真正的高手没什么用,因为它还算不上真正厉害的迷药,真正高手即便是吸入了云霄丹的药性,也能很快用内力化去,所以段飞才没有对白发老头使用。

  到了现在,经过方才的追逐,段飞已对少女的武功有了一定的了解,他知道少女的武功虽然远远超过他,不过也还算不上真正的高手,因为少女始终没办法彻底甩掉他,而总是让他看到一丝裙角!

  数股内力灌入天灵盖,钢筋铁骨终于被段飞施展出来,若是段飞此刻是一个光头的和尚,大家就能够看见一颗乌青的大光头,以及上面那几粒飞速挥发的青色药丸!

  另一边,上面这些事情叙述起来虽然很长,却不过是极为短暂的时间,此时,那少女正好从出神的状态中苏醒过来,见段飞兀自盯着青梅剑决出神。

  那种神情,好似摆在眼前的不是一本观赏性剑谱,而是他华山派镇派之宝,少女心中不免略觉讶异,心道:“这人好生奇怪,青梅剑决不过是一本观赏性剑谱,算不得多珍贵,用得着如此不可置信吗?

  难道他从来没有在其他人手里见过华山剑谱?”

  也是少女自幼隐居清灵峰,年纪又小,还不了解江湖上的许多规矩,她不知道江湖中人对各自秘籍的看重程度,有时候是超过自己身家性命的!

  所以,她不知道,从她拿出青梅剑决的那一刻开始,其实就已经为自己引来了杀身之祸!

  就在少女正觉讶异之时,忽然感到手脚微微发麻,体内原本流畅的内力也迅速迟缓,顿觉不妙,急忙运功抵挡,却已为时已晚,她的功力只能延缓软麻进展的速度,却没办法真正驱除软麻。

  “卑鄙,竟然暗施迷药!”

  少女狠狠的盯了段飞一眼,两枚透骨钉从手上爆射而出,径向演武场上,那个蹲在地上的少年而去,她知道,依照目前迷药蔓延速度,若是这两枚透骨钉不能制服段飞,她已没有再次出手的机会。

  “嗖!”

  “嗖!”

  透骨钉划破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声,若是放在平常,段飞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的,但是此时少女中了云霄丹药力,一身功力剩下不到五成,透骨钉自是没有了往日的风采。

  段飞右手在地上猛的一拍,地面坚硬的表面顿时产生一道道细小的裂纹,巨大的反弹之力反震自身,使得段飞获得一股巨大的朝上力量,同时双脚在地上猛的一蹬,整个人顿时一飞冲天,堪堪避过两枚袭来的透骨钉!

  而随着高度的不断攀升,段飞的视野也越来越大,渐渐的能够看见原来看不见的地方,只见距离他原来所处之地不过十余步,一处繁花似锦之地,一个一身浅绿纱衣的女子缓缓跌倒在地上,好似断线的风筝一般。

  “找到了!”段飞心中发出一声低低的欢呼,刚好此时上升的力道用尽,段飞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少女所在,等他落地之后,立刻快步走到那处繁花似锦之地。

  只见好一片繁盛的花丛,密密麻麻,比段飞还高一个头,若不是在空中观看,即便是隔得如此之近,段飞也是极难透过花丛,看见藏在花丛背后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