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018 尾随(三)


  “就我一个人练?然后...你在旁边偷学?你当我傻啊!”

  少女的话还没有结束,段飞就已经不乐意了,虽说只靠观看一个人练剑,就想偷学武功是很困难的,因为剑术包括看得见的招式之外,还有许多看不见的变招,最后,还有最重要到就是体**力的运转路线。

  若是没有变招没有内力,那这种剑术甚至算不上绣花枕头,简直就是毫无用处!

  而要想学会招式比较简单,很多人都会,根据招式推理出那些没有施展出来的变招就比较困难了,最后,看出内力运转路线就更困难了,这需要极高的内力造诣,一般人是根本看不出来的。

  但是少女神出鬼没的身手,使得段飞不得不防,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华山剑术被人学去了,然后找出破解之法,到时候有危险的就不只是段飞一人,而是那许多使用这种剑法的华山弟子。

  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段飞可不想做华山派的千古罪人!

  “哼!就你那什么华山剑法,有什么好偷学的,告诉你,我手里有许多华山剑谱,我都懒得学了!”听见段飞怀疑自己想要偷学,少女有些不屑的冷哼道。

  “嘿嘿!加油,你吹得都快要像真的了!”段飞不以为然,嘿嘿直笑,因为他知道,华山弟子这么多,自然会有许多不肖之徒泄露华山剑术,可是那些知道华山剑术秘密的人,基本上都在华山派的追杀中升天了。

  “嘿嘿...”嘿嘿直笑中,段飞心头忽然莫名一紧,笑声由最初的慷慨激昂,渐渐变得稍显僵硬,寻思道:“这白发老头隐居清灵峰,与我华山派如此接近,只怕是会与我华山派有些来往,有一些华山剑术也是极有可能的。

  糟糕!糟糕!这白发老头若是果真与我华山派有来往,那么以他的年纪辈分自然极高,我那样和他说话,若是被师父知道了,那可乖乖不得了了!”

  一想到师父知道后的模样,段飞便是忍不住偷偷吞了一口口水,那些笑声也随着口水一同滚到了肚子里,便在此时,果然听见那少女不屑的笑着说道:“你说我吹牛,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

  你尽管说出你最得意的剑术,我可以给你找出相应的剑谱出来,不过我事先声明好了,不要说一般的剑术,哪些寻常剑术我看不上!”

  “阁下牛皮吹得大了,不怕闪了嘴?”心中虽然忐忑不安,段飞兀自嘴硬,把生平所学的剑术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心中暗暗寻思道:“听她的口气,好像真的有些门道,我不能往简单的想,也不能往正常方向想,对了,

  我记得一个月前下山之时,曾与师妹切磋过一套剑术,名叫青梅剑决,乃是华山派一位前辈偶然所创,招式优美,却没有什么实战用途,故而,即便是在华山派中,也极少有人知晓这套剑术,我何不用青梅剑决一试?”

  一念及此,段飞自演武场外一株桃树上取下一根桃枝,来到场内,朝着四周高声说道:“阁下可要看好了,在下只使一次,阁下若是认不出来,可得自报姓名,向在下赔礼道歉!”

  “可以!”微微沉闷片刻之后,四周传来了少女的回应,是那样的虚无缥缈,让人没办法琢磨,一抹无奈在段飞眼底闪过,他已数次尝试跟踪声音来源,却一直无法锁定真正的来源。

  “看好了!”

  一声轻吼之后,段飞身形展动以桃枝为剑,青梅剑法顺势而出,他本是堂堂男儿汉,此时舞起剑来竟好似忽然变成一个娇滴滴的女子,使得一旁静静观看的少女绣眉微皱。

  若不是与段飞赌约在前,少女是无论如何也看不下去的,如此这般耐着性子看了一会儿,少女已认出段飞所使的正是青梅剑法,刚要开口点破。忽见场中少年身形愈加柔美,再无一丝阳刚之气。

  这种情况,若是换上一身女装,再蒙上面纱,只怕是任谁都会认为是一位女子在使剑,而绝不会认为这是一名男子,少女原本微皱的眉头忽然一凝,心道:“想不到,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

  竟然能够把只适合女子习练的青梅剑法发挥到这个地步,若是此时他习练是其他适合男子的剑法,岂不是更加容易?难怪爷爷说他根骨极佳,他果真是名副其实!”

  “哈!”

  演武场中,青梅剑法已到段飞的极致,随着段飞一声轻吼,手中澎湃内力猛的一震,桃枝上的娇嫩花瓣被瞬间震离桃枝,漫天飞舞,正是青梅剑决中少有的杀伤招式。

  若是这一招在敌人身上施展,定会爆出一个大大的血洞,远比寻常的剑伤给为致命!

  就在此时,忽听一声轻微的破空声响自身旁传来,紧接着便是看见一本线装书籍跌落在身旁三尺处,放眼看去,竟是青梅剑决四个大字。

  段飞心头一跳,有些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入眼的还是青梅剑决四个大黑字,再次更用力的揉了揉眼睛,看见的依旧是青梅剑决四个大黑字。

  “咕噜!”

  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段飞捡起地上的青梅剑决,细细翻阅数页之后,竟然果真是记载着青梅剑决的剑谱,有些不死心的再多翻几页,记载的依旧是青梅剑决,除了纸张较新之外,与他在华山派中所见别无二致。

  “啪!”

  啪的一声轻响,青梅剑决的剑谱从段飞手里跌落在地上,只是这片刻时间,段飞后背就出了一身的冷汗,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在不断回响:“怎么可能!难道华山派的剑法真的外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