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016 鬼影(一)


  却说段飞蹲在那块举世罕见的灵芝前面,手掌凝聚掌力作势欲劈,忽然心中一动,喃喃自语道:“不对!石台这么大,我不过是看了一部分地方,又怎么能够断定这块灵芝就是白发老头最珍贵的东西?

  倘若这块灵芝不是白发老头最珍贵的东西,岂不就是便宜他了!不行,我得再四处看看,看看到底什么才是白发老头最珍贵的东西,然后再给他毁了,这样才算公平!”

  想到这,段飞顿时放下手掌,起身又在遍布奇珍异宝的石台之上慢慢走着,从始至终都没有再回头看过灵芝一眼,好似身后那块举世罕见的灵芝,不过是一块微不足道的烂木头。

  这一幕若是让某些江湖中人看见,一定会露出见鬼了的表情,因为段飞遇见的这块灵芝整个碧绿通透,没有千年也有八百年,按照某些略带迷信之人的话来说,就是简直都快要成精了!

  这样的灵芝,别说是半尺高,就算是只得到手指粗细的一块吃了,也定能脱胎换骨,焕然一新,这吃灵芝后与吃灵芝前的对比,就算是用鲤跃龙门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它可以很轻易的让一个武学废物,摇身一变成为武学天才,它可以让原本就是武学天才之人更上层楼,它能让一个什么武功都不会的人,眨眼间就拥有别人苦练数十年的武学修为!

  所以,若是有人告诉这些江湖中人,说曾经有一个少年视这等神物为无物,只怕是打死他们也没办法让他们相信!

  当然,段飞心中必定不是不贪念灵芝,恰恰相反,段飞心中比谁都贪,不贪才怪了,若是换成他没上华山前的秉性,只怕是在遇见灵芝的当时,就把灵芝生吃了!

  然而,段飞虽贪却也有自己的一个底线,那就是大家都能够耳熟能详的一句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是他那早故的养母对他唯一的遗愿,也是周义武千叮咛万嘱咐的人生准则之一。

  这两人均与段飞没有一丝血缘关系,但他们一人不顾身体含辛茹苦的把病殃殃的段飞养大,另一人则让段飞从一个谁都看不起的小混混,摇身一变成为前途光明的名门子弟。

  可以说,这两人均是段飞生平最为敬重之人,他把这两人的话,看得比自己生命更为重要,所以他才会强忍杀意在演武场上放过陈平,李泽这两个无耻之徒,所以他现在才能强忍贪念不对灵芝动手!

  那少女隐在段飞视线看不见的地方,手中掌力渐渐消散,一双露出绿色纱巾的清亮眼睛,十分讶异的望着身前少年渐行渐远的背影,似是从来没有预料到,段飞会有这个打算!

  “哼!欲盖弥彰,我不相信你不贪灵芝,我不相信你不想武功飞速进步,我就要看看你还能装多久!”

  片刻惊讶之后,少女心中冷冷一哼,身形一展再度化作一道春日清风,重新紧紧的跟在段飞身后三尺处,段飞在前面随意的走着,对绿衣少女的举动浑然不觉。

  他那双黑漆漆的眼珠在眼眶里滴溜溜的乱转,把周围经过的物事尽皆收入眼底,然后细细记下以备后面计算那样最为珍贵,渐渐的,段飞心底被一股浩大的震撼所填满!

  他虽入华山不久,又被刘义达排挤,没有获得华山派的重用和培养,然而,他却也曾有幸随着周义武去过华山派珍藏奇珍异宝的珍宝阁,当时的那种震撼与惊讶,段飞至今难忘!

  可是,那让段飞震惊无比的珍宝阁若是与段飞现在所见相比,却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咦!这里怎么还有一个石洞没有关门?”

  就在段飞心中震撼无比之时,在他先前出来的石洞旁边,一处不起眼的石壁皱褶里,段飞又发现了另一个没有关门的石洞,淡淡的书香味从黑洞洞的石洞内飘出,散发着莫名的诱惑。

  那个在段飞身后如影随形的少女见到这个石洞,神情顿时变得微微紧张,心道:“不好,刚刚进藏书阁里取了几本秘籍,不想竟然忘记关门了,若是让他闯进去,不小心毁了里面的秘籍,爷爷回来一定会骂的!”

  想到爷爷会骂,少女也顾不得考验段飞是不是真的在欲盖弥彰,就要出手击晕段飞,却见段飞只是朝石洞里略微望了望,然后就好像没有发现石洞一样,自顾自的走开了。

  “”望着段飞慢慢走开的背影,少女楞在风中,独自凌乱,心中已经开始有点怀疑段飞的智商了,毕竟,在一个武林高手的家里,能够传出书香味的地方,除了珍藏武学秘籍的密室,基本上就没有别的地方了。

  这也是少女不懂段飞,在段飞心中,能够传出书香味的地方,其实并不是藏秘籍的地方,而是妓院存钱的密室,以及他师父收藏各种名家字画的书室,偏偏段飞现在对这两样都不感兴趣,所以才会对石洞毫无兴趣。

  那少女不知个中缘由,难以理解段飞的行为也是情有可原的,她微微发愣之后,又再度跟了上去,这时段飞已经来到石台最左除。

  那是一块光秃秃的圆形平台,约摸半亩大小,隐隐能够看见一些残缺不全的脚印,好似刻在平台之上一样,段飞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他华山派的演武场,以及精武阁内练功的地方,均是这般模样。

  “看来这里就是白发老头平时练功的地方了,没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咦!这是”缓步平台之上,感受着脚下残缺不全的脚印带来的凹凸感,段飞心中渐渐有了计较,

  正要转身回去,忽然瞧见前方平台边缘的一个小巧脚印,便是忍不住低低的咦了一声。

  少女听见段飞的轻呼声,微微一惊之后,视线随即转到段飞所注视的地方,只见这座平时用来练功的平台边缘,隐隐能够看见一个约莫两寸的小巧脚印。

  “呀!”这一次换成少女惊讶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