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49章 淡漠小姐VS铁血将军(一)


  闻玉溪是当朝太傅之女,京城里的天之骄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书画一绝。这样的大家闺秀,原本应该是一生锦绣,没想到父亲想不开叛了国还被皇帝抓了个正着。于是鼎缨之族,男子尽杀,女子发往边疆为军.妓。

  之所以说这么多,那是因为现在的她进了闻玉溪的身体里了。

  这个任务和以前的任务一样,只要攻略男主真心就可以了。但是这设定让任务加大了难度。女主是叛国臣之女,淡漠清冷,而男主却是铁血将军,虽然没有妻室,但是美妾一堆。

  她眯着眼睛想,或者也不难。

  突然被人推了一把,女子娇媚低低的声音,“闻玉溪,你要死啊,还不走快一点。”

  玉溪回头,脚步不停,走在她身后的女子十七八岁,虽然面容还算整洁,中人之姿,在这一群被押往边疆的军.妓中还算长得不错,也算整理的干净的,不过这干净也是有代价的。

  玉溪轻蔑地看了她一眼,女子红着脸,“你看怎么看,快点走啊!”她从前还不是身份高贵,可到这时候了,哪有时间顾及那么多,反正身体迟早不干净,利用一下为自己获得更好的生活有什么不对。看着已经转过头去了的玉溪,她呸了一下,暗道假清高。

  押送着这一百多个女子的都是体彪形大的汉子,清一色穿着黑红色的官府衣饰,手里拿着长而粗的鞭子,恶声恶气,看向她们的目光色.眯眯的。

  玉溪刚才就见一个女孩子因为口渴走得慢了,马上就被一个官兵狠狠地抽了一鞭子,本来还觉得脚疼的她一下腿脚变得利索了。

  这队官兵是专门负责押送罪女送往边疆,而她们这一队多是容貌出色的女子,特地送给一些高级将领去消遣的。

  这一路上,本来一百多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走着走着就只剩下七十来个,无须说,那些不是病死就是因为逃跑被打得半死,在没有药物的条件下有病死了。

  没有人会在意她们的生死。玉溪天天睁眼看着,讲真,心情都变差了,要不是还有任务,才不来这种鬼地方受罪。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澡的某人,闻着自己的衣领,强忍住呕吐的想法。

  这时已经是黄昏了,她们走到的地方草木凋零,尘沙飞扬,大雁哀鸣,如此凋零的场面,惹得在座的昔日天之骄女嚎啕大哭,同时也让官兵们的鞭子挥得愈发地响。

  玉溪身边的一个女孩就在低低地饮泣,官兵气恼地喊着,“哭了鬼啊哭,爷爷的,老子陪你们来这种鬼地方,酒肉都没得吃,老子才要哭啊!”

  玉溪右边走着的女子真是那个脾气不太好的,名字叫林月华,好像很坚强,每天吃饱了,就讥讽地看着她们,夜里总是不见。对,到了官兵住的那个地方去,虽然说她们是送给那些高级将领消遣,但是她们自己愿意和官兵做从而使得自己过得好一些,郎情妾意,不说出去,也没那个注意你是不是触女。只从林月华开了头后,也陆陆续续有受不了苦的女子自荐枕席。

  玉溪只看不说,毕竟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那些官兵对她虎视眈眈的,不是不知道,因为在这些女子中她的容貌和身材都是数一数二的。而且也是这一群女子大多数都讨厌的人,因为她太高冷了啊!

  玉溪无语,只要女孩子多的地方,一般是非也多,反正目前是这样。

  “好了,今天就在这里休息,明天赶快一点进了城里,大家就各奔前程了。倒时可别忘了辛辛苦苦伺候你们的老子我啊!”官兵头头粗着嗓子大声说道,以林月华为首的女子笑着奉承,但是一般都是想玉溪一样沉默不语。

  官兵有了取乐的,也不理她们这些笨女人,只是吩咐她们去摘些野菜回来熬粥,她们也见惯不怪,豁不出脸做这种事,只能在心里骂着难听的话。

  林月华坐在官兵头头身上,娇哝软语,哄得对方开开心心,但看到玉溪这边嘲讽的脸色时,挑挑眉,继续和那官兵头头卿卿我我。

  说实话,其实玉溪是一个颜控,看着美女野兽的场面还真是受不了。主动地走开了,不是要找野菜吗?她还是劳动劳动比较好,一个羞涩的女声叫住了她,“玉溪姐姐。”

  玉溪回头,这不是刚才那个哭得厉害的女孩子吗?“你是――”

  女孩失望地说:“玉溪姐姐,以前在京城赏花宴会上我们见过了,我是夏雪啊!”

  玉溪喔了一声,从记忆里找了出来她说的这回事,不过……她们似乎不熟吧!“你有什么事?”

  夏雪没想到她这么开门见山地问,有点不好意思了,“玉溪姐姐,我可以和你一起采野菜吗?”这也是因为最近玉溪找野菜一找一个准,每次挖的数目都非常傲人。一直五谷不分的夏雪老是完不成任务,被骂,于是存了抱玉溪大腿的想法。

  而官兵见她们一直说话,也催了起来,“站这里干嘛,还不快去。”

  玉溪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睛,也猜到了原因,“走吧!”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夏雪揉揉眼睛,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想到一直被认为最难相处的闻玉溪居然没有拒绝她,夏雪蹦蹦跳跳地跟在她后面。

  采回野菜,有洗干净了野菜,大概花了半个时辰。玉溪看着指甲缝里的泥,面瘫中,而夏雪第一次收获这么多,非常开心话也多了起来,玉溪在尽量不引起官兵的注意下,回了几句。没想到这不方便居然会被小姑娘认为她很高冷,要是玉溪知道,估计要笑疯了。

  回到营地,去捡柴火的和去挖野菜的女孩子都已经回来了,林月华她们和官兵们好像也结束了,脸上红润润的,就像是吃了什么补品一样。连着官兵的语气也温柔了好多,当然跟着她们出去的官兵就不太高兴了,今天是最后一天,说起来他们还是吃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