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30章 圣洁高贵光明圣女VS邪魅种马黑暗魔法师(十三)


  华莎曼把叶子小心翼翼地递到他手里说:“阿尔斯,喝点水吧!”

  阿尔斯修长的手覆盖在她的手上,不在是清凉的温度,而是如同火的炎热。他幽深的目光也好像藏着一把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忍不住燃烧眼前的少女。

  “谢谢,我亲爱的华莎曼小姐。”

  华莎曼错愕地收会手,若无其事地去看那幽绿色的树林。

  阿尔斯的伤口已经慢慢地好了,他们继续走向去青春谷的路。一路青山绿水,鸟兽引颈为乐。等到他们来到青春岛,已经是中午了。

  高大的峡谷间一片绿色,黄.色的土在脚下,连带着青苔,阿尔斯和华莎曼在在一个石头洞里烧烤着野兔,篝火很快灭了,因为那肉香已经在此处散发。

  华莎曼接过阿尔斯给的兔腿,清风拂过,舒服地让人想把眼睛都闭上。他们现在所在地方,可以俯瞰青春岛的大概,这个以岛为名实际上有着深深峡谷的地方。

  突然,一声长鸣,引起了人的注意力。这声音仿佛离他们很远,但却令他们的内心都受到了震撼。

  阿尔斯翻开那从城主府里带走的卷轴,青春岛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还存有龙迹的地方。也许,这个声音是龙发出来的也不一定。阿尔斯深思远虑的神情让华莎曼不由问:“阿尔斯,怎么了?”

  她这句话刚说完,空气都凝重了,巨大的阴影盖住了天空,把他们这处只留下黑暗。

  上空上,让人看一眼就要露出吃惊的表情。是龙,那龙张牙舞爪,巨大的身子威严无比,它身上的颜色如同丛林里深沉的色彩,触目就觉得害怕。

  但阿尔斯看到这一幕却露出了兴致勃勃的笑容来,华莎曼知道他来青春岛就是为了龙,但是她看着那比他们身形不知道大了多少倍的龙,觉得根本就没有戏。也不是没有戏,阿尔斯最后还是养了龙,虽然他养的是幼年龙。

  就在此时,突然又飞过一只龙来,它看起来比较笨重,连身体也是土黄色的。

  华莎曼觉得自己的眼睛会不会有问题,不然一天之内怎么会连一连二地瞧见他们这个世界最神秘的物种:龙?

  威严的声音仿佛从远古传来一样,龙在上面对话,像蝼蚁一样的人类根本就不在它们的目标里。

  阿尔斯是绝对没有想到那龙吟的威力居然会创伤自己对我心脾的,在两条龙近似吵闹接连不断的龙吟下,他脸色渐渐地苍白起来,他看向身边的华莎曼,少女好奇地看着外面,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一样。“华莎曼,你站进来,那里危险。”

  华莎曼身上带有外挂,会自动抵挡非正当攻击,譬如龙吟的力量。不过她也发现了自己的不恰当,于是脸色很难看地走到阿尔斯身边。

  阿尔斯这才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他权杖重重一敲,水蓝色的结镜把整个石洞都给包围了起来。做完这些,他已经有些气力不支,一下坐在地上靠着石墙,强大的精神力消耗得很快,但是那龙吟的力量仍然在他身上留下了消极影响。

  华莎曼有些愧疚又担忧地说:“阿尔斯,你没事吧!”她眼睛不停地张望地外面,似乎在看那两只龙什么时候会离开。

  阿尔斯主动拉住她的手说:“别看外面。”此时的动作没有了暧昧,流露的只是一脉脉温情。

  华莎曼温和地答应:“好了,我不去看了。阿尔斯你要好好休息。”还真的有些怕他挂掉,毕竟不就之前他才在黄金骑士手里受过伤,现在又要为凝聚强大的保护结镜而耗费心神。目前尚不知道那两只龙什么时候才会离开,所以阿尔斯受苦的时间也是未定。

  石洞突然有砂石落下,很大的动静,慢慢的有排山倒海的气势,结镜也有些不稳固,不断地有沙石落入。阿尔斯费力地输出魔法稳固结镜。华莎曼留神看了过去,原来两只龙居然在峡谷上空打起架来了。

  华莎曼也不敢只是看戏了,连忙加入了阿尔斯的魔法阵营里,为结镜输送力量。因为一旦结镜破灭,那么他们轻则重伤,重则会死在这个地方。

  龙族的力量,没有一个人会轻视。

  阿尔斯已经觉得很难受了,因为他感觉全身的力量都被压制了几分,而华莎曼白皙额头上的汗珠,更让他比受龙族的压制还要难受。

  他不该来这里的,起码在自己的力量还没有可以和龙族相抵抗的时候。阿尔斯有一种想要打死自己的冲动,是他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个他没有后悔过,他后悔的自己带来了华莎曼,让这个本应该在此人朝拜的目光里生活着的圣女可能会失去那像百合花一样纯洁的生命。

  “华莎曼。”他的声音就像是呼唤着一只美丽的鸟儿一样。

  华莎曼喘着气,说:“怎么了,阿尔斯?”

  阿尔斯突然吐出一口血来,吓了她一大跳,“您这是怎么了?”

  阿尔斯说:“很抱歉,很可能会带离开这个世界。”他薄唇沾上了红艳的鲜血,就像是饱饮了一顿的吸血鬼,而他那俊美邪气的脸庞,非凡的气质,使得他更像是一位居住在幽深神秘古堡深处的吸血鬼伯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