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六十一章 这晓组织看是药丸啊!


  “嘛...南斗,你是真男人不,是真男人你就给我抬头挺胸啊,你好歹也是一个身高八尺的肌肉男啊,弯着腰驼着背走路成何体统!”凯文很是热心的激励着南斗干柿鬼鲛重新振作起来。<

  然而凯文却没有现他越是显得热情,干柿鬼鲛就越是显得极度不安,仿佛一见到凯文,他就会回想起什么可怕的回忆。

  “我...我...”干柿鬼鲛早已由于不可描述的原因而变得惨白的脸上,对着“热心无比”的凯文露出了一抹牵强的笑容,“我其实只是身体稍微有点累而已,我慢慢走一段路就能恢复过来...”

  “不!作为一个正义的太阳骑士,我一定要送佛送到西,挖坑挖到底...”看到干柿鬼鲛听了自己的话语之后“激动”的脸色又白了几分,凯文没有任何停止做好人的打算,“朋友有难,我当拔刀相助,南斗,看在你是我北斗的同伴的份上...”

  凯文在自己身上捣鼓了几下,随后取出了一颗漆黑无比的药丸,一脸诚恳的对着已经开始抖的干柿鬼鲛说道,“来,这一颗爆胎易经丸,材料取自世间最最污浊的地方,以毒攻毒,绝对能够让你脉动一下马上回来,童叟无欺,价格只要...唉,你去哪啊...”

  “我求求你,别管我了,我只是肾虚好了吧,斯哦,腰疼...”干柿鬼鲛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腰,另一只手则持着鲛肌以及其缓慢的度朝着鼬的方向走去。

  “够了北斗,今后也是一个组织的人,可以适可而止一点了吧...”看着如同受欺负的小媳妇模样的干柿鬼鲛,宇智波鼬感觉自己也是时候站出来了,否则估计干柿鬼鲛就会是第一个被人玩死的影级忍者了。

  看着宇智波鼬瘦弱却傲然的站在强壮却惊恐的干柿鬼鲛前的这一幕,凯文恍惚间仿佛看到了某些腐女喜闻乐见的东西,接着打了一个寒颤,将这比深渊还可怕的东西逐出脑中。

  “嘛,既然朱雀你这么要求的话,我也就难得不执行一下我的正义好了...”就在干柿鬼鲛庆幸的呼了一口气之后,凯文下一句话却叫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反正以后的时间还多着不是麽...”

  看着依旧是一身铠甲不露出自己真面目,却依旧让宇智波鼬打心底里感到一股来自深渊的寒意的凯文,宇智波鼬感觉在有了这种成员之后,这晓组织...看是药丸啊!

  来自黑魂世界的恶意,正在一步步侵蚀着这个世界。

  ...

  “切,不好玩了...”看着在此之后就如同护犊子一般让干柿鬼鲛免遭自己调侃的宇智波鼬,凯文很是不爽的耸了耸肩,但同时也为自己再度进阶的正义手段感到心满意足。

  果然当一个太阳骑士,堂堂正正的使用出卑鄙无耻的手段才是最正义的事情。

  之前凯文给鲨鱼投掷药剂,其实也仅仅是一时兴起而已,只是想看看鲨鱼会不会有啥反应而已,但是不曾想到,貌似是因为干柿鬼鲛把鲨鱼训练的太好了,叼着烈性的鲨鱼如同小狗一般回去找自己的主人,也就是干柿鬼鲛请功。

  真的,看着凯文纯洁不参杂一丝邪念的眼睛,就知道凯文根本没有料到之后的事态,会展为壮硕版蓝精灵鏖战百头鲨鱼而雄风不倒。

  “既然现在就已经混入了晓了,那么我也就无须担心我找不到尾兽了,刺探不到晓的情报了,”凯文看了看手中宇智波鼬交给自己的,晓组织成员必须要学会的忍术,“只不过,要学忍术这点是不是有点坑爹,不知道我去和宇智波鼬说我连三身术都不会,他会不会放天照烧我...”

  “烦啊,作为一个只会莽的太阳骑士,要学啥忍术,这岂不是掉价么...”凯文如是想到,完全忽略了事实上是自己智商五十无法看懂忍术修炼方法的事实。

  就像是当初凯文在扫荡涡之国宝库时获得的那个封印转轴一样,凯文原本还以为自己能够学会上面的封印术,结果现实就像是撩起萌妹子的短裙结果却看见了大一样残酷,光是那上面的各种封印术术式,就让凯文一个脑袋两个大。

  所以最终的结果只有不了了之,只能将极其宝贵的卷轴如同丢垃圾一般丢给了照美冥。

  “我该怎么办呢?忍术忍术...对了!”凯文眉头一挑,一股莫名的笑意浮现在了凯文的脸上,不过由于凯文还带着一个铁头盔,不然要是柿鬼鲛看见他脸上的笑容的话,估计又要神经紧张一阵子了,“我直接找一个替身帮我使用这些忍术不就行了,比如那啥白绝就不错嘛,不但能够变成我的样子,而且不用的时候直接化为孢子,嗯,看来我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了,现在先用还没学会忍术敷衍一下他们吧。”

  ...

  “斯...”

  “怎么了?”宇智波带土一脸奇怪的看了一眼突然打了一个寒颤的白绝。

  “没,没事儿...”白绝摸了摸自己没有眼的菊花,他能够感觉到刚刚那股寒意就是从这里升起的。

  “既然如此,就将那个新成员的情报统统告诉我吧...”宇智波带土面具下的独眼很是冷漠的看着面前的白绝分身。

  “啊,根据本体反馈回来的信息,虽然具体战斗,由于干柿鬼鲛的水遁范围太大,分身并没有来得及撤离,导致没有捕捉到当时的战斗,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很明显的,貌似干柿鬼鲛并不是那个新成员的对手,整个人如同被几百个女人不可描述过一样凄惨,而且就算是现在,他还怕新成员怕的要死。”

  “偶?是这样么?”宇智波带土微微思索了一番,随后轻笑了一声说道,“呵,看来我们的神,已经对于我们有所防备,开始有自己的想法了呢...”